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大学生情侣教室里爱爱,嗯哼不行了要坏掉了

2019-09-03 13:24作者:admin

“东子,你肯定饿了吧,婶子给你弄点吃的去……”

陈玉兰感受到李东下面那地儿的反应,顿时俏脸一红,轻轻推开了李东的身子。

一路快步走进厨房,陈玉兰手里拿着筷子一边往锅里捞面,一边却突然想到刚刚那羞人的场面,东子的那地儿大的惊人……

呀!陈玉兰,你想什么呢,那是东子,你是他婶子,怎么能又这么肮脏的想法呢!

陈玉兰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些念头全部甩开,但是她忘了自己手里正端着一大碗面汤呢,这一甩,面汤从自己的胸口一下子淋到了小腹下面……

“哎呦!”陈玉兰被这刚出锅的面汤烫的大叫一声,这时候屋子里的李东立马跑了过来。

看见婶子被面汤烫了,李东情急之下,直接用瓢舀了水,然后一点点的淋在陈玉兰的身上,这时候,湿哒哒的衣服紧紧贴着陈玉兰的身子,那两抹浑圆完全展现在李东的眼前。

婶子,居然没有穿……

李东顿时感觉一股气血直冲脑门,眼睛也是紧紧的盯着陈玉兰的那地儿。

发现李东眼神异样的陈玉兰,立马伸手护住了自己的羞处,如果说被村里别的男人这么盯着看,她肯定气得要骂对方是流氓,但是对于李东,她不仅不生气,反而心里好像出现了一头小鹿,在撞来撞去……

“东子,快出去,婶子洗一下再给你弄吃的……”陈玉兰俏脸通红,眼神更是温柔似水,但是她心里又有一种小小的期待,期待李东不要出去……

‘砰’门被关上之后,李东摸了摸鼻子,心里想到婶子刚刚那地儿的形状,已经那害羞的样子,他心里也冒出了一些疯狂的念头。

不行!这是我婶子,我怎么能对婶子有这么龌蹉的想法呢?

绝对不行!

文学

李东心里暗骂自己,就在他准备迈腿回到屋里的时候,厨房里响起了‘哗哗哗’的水声……

农村里的厨房一般都有一口土灶,而李东家有两口,这样本来狭窄的空间就更小了,此时陈玉兰已经脱去了湿透的衣服,光溜溜的蹲在一个红色的大澡盆了里。

陈玉兰手捧着水缓缓的擦洗着身子,水从肩膀往下滑到下面的时候变成一颗颗晶莹的小水珠。

随后,陈玉兰又站起身来,两只手滑到了胸口上,不断的……

这一切,都被扒在窗户外头的李东看的清清楚楚,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婶子的身体,以前又一次调皮,故意趁着婶子洗澡就跑了进去玩澡盆子里的水。

虽然现在的李东也想跑进去,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他现在跑进去,可不想玩水了。

而就在这时候,李东瞪大了眼睛,他发现婶子居然把手滑到了那地儿去了……

此时厨房里的陈玉兰双眸微闭,整个人直接坐在澡盆子里,背靠在土灶边上的白石灰上,手指继续往里……

“哎哟!”,这时候窗户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惨叫,陈玉兰一下子听出来,那是李东的声音。

东子怎么在外面?

陈玉兰顿时脸红到耳朵根了,不过这时候她也顾不得许多,站起身来胡乱的擦了擦,穿好衣服就开了门。

陈玉兰一眼就看见李东倒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东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陈玉兰看到李东疼的直吸气,一脸的紧张。

李东只觉得自己下-身一阵剧烈的胀痛,那感觉就像是要爆炸了似的,难受的紧。“婶子,我,我没事儿。”这种事情李东哪里好意思和陈玉兰说啊。

陈玉兰柳眉轻蹙,紧紧地盯着李东,发现李东的手不太自然地捂住了下面,她眼皮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刷了一下脸红了起来。

“是不是那地方疼?”陈玉兰突然开口。

“啊?”李东一愣,见到陈玉兰的表情,满是尴尬。

见李东这幅模样,陈玉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嗔道:“你那地儿婶子我又不是没有看到过,你小时候调皮,不就是婶子帮你洗澡啊。来,把手掀开,让婶子看看到底咋回事儿。”说着,陈玉兰便要拉开李东的手,往里头探去。

听陈玉兰这么说,再加上李东对陈玉兰性格的了解,他也知道,玉兰婶子想要做的事情,自己是没有办法阻止的,也只能无奈地松开手,瞥过头去,任由玉兰婶子施为了。

一想到自己那地方要被玉兰婶子给看去,李东这心里头满是紧张和刺激的感觉。

“呀……这?!”陈玉兰瞪大了眼睛,脸颊也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

“婶子,怎么啦?”李东正有些不太好意思呢,就猛地听到陈玉兰发出了一声惊呼。

“你……”陈玉兰看着李东那狰狞的东西,心跳加速,不敢去看。

李东有些不解,心想我这地儿有那么吓人吗?扭头朝自己身下一看,李东也愣住了,不过,随后他的心中却满是狂喜。因为他发现自己那本来并不足为奇的东西居然变得和平时的两个差不多大!

“婶子……我这……”看着自己那东西正狰狞地站立着,李东也有些难为情了起来。

陈玉兰看了李东一眼,咬了咬牙,说道:“东子,你把衣服给穿上,婶子带你去婉茹姐那边去看看。”

“啊?看,看啥啊?”李东支支吾吾地问道。

“还能干啥啊?看你这东西呗,都肿成这样了,可千万以后不能用啊!”

李东一听陈玉兰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婶子,我没事儿。我这玩意儿不过是被红色小蛇咬了一口而已。怎么可能会用不了呢?”

李东自己一个人在这边发楞,被陈玉兰看在了眼里,却急在了心里。她本来以为李东只是下面被咬了,可是此刻看见李东居然还莫名的傻笑了,她这心里更是着急了起来。

索性,她也顾不得害羞了。直接帮李东提起平角裤头,拦着还在歪歪不已的李东,说道:“东子,走,婶子带你去看医生。不管花多少钱,婶子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话说的至情至性,使得李东也回过神来。看着平时动不动就抽自己的玉兰婶子,李东的心头莫名的涌过一丝感动。

他一把抱住了陈玉兰,头也埋进了陈玉兰的胸口,用略带沙哑地声音说道:“玉兰婶子,这些年谢谢你了。我以后也不会说不好好学习了。我一定要有大出息,到时候让你过上好日子。”

感受到怀里的小男人真情满满的模样,陈玉兰微微一愣,轻轻地摸了摸李东的头,柔声说道:“傻-瓜,只要你能好,过什么日子婶子都开心。咱们家这边有一个小卖部,咱两这小日子也不会过的比别人差的。听话,跟婶子去你婉茹姐那边看看,好吗?”

话刚说完,陈玉兰便感觉到了李东的头在自己的胸口不断的磨.蹭着。

陈玉兰今年已经三十多岁岁了,可是因为李东的关系,她一直都没有结婚,更不会有啥野汉子。

身为一个成熟的女子,陈玉兰对于那事儿有需要很是正常。而在被红色小蛇加持了之后,李东不仅那地儿厉害了。身上也自然多了一股可以魅惑女子的气息。

否则总不能让李东没事儿就扯着那玩.意儿再大街上走吧?

特别是李东那肿起来的地方正抵在她的腿上,那强大的热度使得她的身子也渐渐地融化了起来,呼吸也变得不再均匀,有些急促……

“东子,咱们,咱们快点儿去吧……”陈玉兰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干涩的紧。

李东虽然知道自己没事儿,可是一想到陈玉兰对自己的心意,他也不想让陈玉兰闹心,点了点头,“好的,婶子,我听你的。”

说着,李东从陈玉兰的身上挪开,拿起一件白色小背心穿了起来。

感觉到李东从自己的身上离开了,陈玉兰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可是心中却有些空荡荡的起来。

若是有这么一个男人可以在我想要的时候温柔的抱着我,从我的身后……

呸呸呸,陈玉兰,你真不要脸,你再瞎想什么呢?这是东子,可是你从小带大的侄子啊。虽然你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侄子就是侄子……

心中带着自责,陈玉兰脸上有些黯然,东子,快点儿长大吧。等你出息了,婶子也就可以放开自己了。

这么些年都是一个人,陈玉兰真的觉得太累太累了。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身体里和脑海里的那种渴望,使得她很多次都差点儿忍不住的想要和东说要去找个男人结婚……

“婶子,我穿好了。咱们走吧!”

套上了小背心,李东看着脸上红晕未消的陈玉兰说道。

陈玉兰抿了抿嘴,勉强一笑,点头说道:“那成,咱们走吧。”

农村和城市不一样,在农村想要找个医院那有点儿不太现实。不过政府为了方便老百姓就医,便在每一个行政村安置了一个农村医疗合作社。

在油坊村,一个合作医疗社里,有着一位主治医师,一个护士。

主治医师就是陈玉兰口中所说的婉茹,也就是之前李东在小破屋里看到跟张雪花搞事的刘自强的老婆。另一个是护士,名叫孙婷。

婉茹姐全名徐婉茹,是村里文书的媳妇。因为文书管理着村委会的财务,而且徐婉茹本人也是医学专科毕业,这才优先进入到了合作社里当上了主治医生。

而护士孙婷则是村委会主任孙大海的闺女,听说是卫校毕业的,今年也就猜二十的年纪,不过那姑娘在村里的风评不是很好,穿着打扮更是让村里老一辈人很是咋舌,但是年轻人却有很多是这孙婷的追求者。

毕竟孙婷长得漂亮,身材也是顶呱呱的,那时髦前卫的衣服一穿,真真就是一个性-感的城里女郎啊。

而且这孙婷性子开放的很,也能和你开的起玩笑。李东也经常拿她来做幻想的对象。

不过真个来说,徐婉茹比孙婷要更加的美丽,而且她的身上有着那种知书达理的气质,不过可惜的是,这婆娘已经结婚了。

而且她还是文书的媳妇,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打她的主意啊?

可是谁又能知道,即使是徐婉茹,也有自己说不出的苦楚……

文学

身为一个女人,谁不想得到自己男人无微不至的呵护呢?

在外人看来,徐婉茹自己在医疗合作社当主治医师,丈夫更是村委会里的文书,手中握着财政大权。更是很多人巴结的对象,家里的钱自然是少不了的。

可是徐婉茹心中的苦,却只有她自己能够清楚。

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可是徐婉茹却一直没有能够为文书刘自强留下一儿半女的。这才封建思想还非常保守的农村来说,这简直就是无恶不赦的大罪过啊。

也正是因为如此,本来对这个有着大专学历的漂亮媳妇很是温柔的刘自强也变了。以前的温柔一扫而空,有的只是冷眼相待。

若不是顾及到外面的风言风语以及徐婉茹娘家的背景,他恐怕早就把徐婉茹休了。

不过如今的徐婉茹虽然没有和刘自强离婚,但是却也和守活寡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刘自强在她没有生出孩子的一年之后便很少回家。

所以,在农村来说还算不错的小洋楼只有她徐婉茹一个人在守着活寡!

看着手中拿着的虽然并不冰冷,可是却没有任何生机的东西,徐婉茹水灵的眸子里忍不住溢出一丝委屈的泪水。

难道不能够生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想到这里,她狠狠地把在网上购买的那仿造男人的东西往自己那地儿……

她的身子半靠在床头,纤细的颈脖使劲儿的往后仰着,似乎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快乐。

虽然那死硬的东西能够给她的身子得到充实的感觉,但是却依旧没有办法满足的了她心中的寒冷。很多时候她甚至想要和刘自强提出离婚。

可是想到当初自己力排众议的死活要和刘自强在一起,而今却酿出了这样的苦果,也只能够自己独自往肚子里咽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所以,虽然那死硬的东西能够带给她的快乐越来越小了,但是她又能够如何?也学刘自强一样出去找个汉子?

先不说这样的事情他能否做的出来吧,放眼整个油坊村,恐怕还没有这样的男人能够入的了她的眼界的……

“婉茹,你睡了么?”

陈玉兰走在前头,看着徐婉茹家里的灯还是亮着的,开口问了。

李东跟在陈玉兰的身后,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玉兰婶子,我看,我看还是算了吧?”

其实李东是真的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你说一个大男人没事儿把那东西给一个女人看,而且还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看,这脸哪里能够放的下来啊?

陈玉兰似乎瞧见了李东的心思,嗤笑一声,说道:“瞧你这样,你婉茹姐是过来人,什么没有见过啊。而且医生面前不分男女的,你懂个啥?安心的治病要紧,要是你那东西出了啥岔子,婶子这一辈子都没有法子安心。”

李东见陈玉兰态度坚定,也只能够无奈地点了点头。

徐婉茹此刻正在做那事儿呢,猛地听到门外的喊声,吓得魂儿都飞出去了。一时之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因为刘自强平时晚上都去外面找女人过夜的,她也就无所顾忌了,房间里有很多都是她个人私-密的用品。

这些东西全都放在床-上,她情急之下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婉茹睡着了?”陈玉兰见自己唤了徐婉茹一声之后,等了一会儿居然没有人答应自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走,咱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你婉茹姐睡了。”

她决定和李东进去徐婉茹家找徐婉茹。

推开了院子的铁门,陈玉兰放开了嗓子提高了声音,边朝里面走,边喊道:“婉茹,你在不在啊?这么早就睡下了?”

徐婉茹正自着急的把床-上杂乱的东西给丢进床头柜里呢,这边就听到了陈玉兰越来越近的喊声,吓得满头大汗,一急之下就更容易犯错了。

看着床-上还有好些东西来不及放了,她咬了咬唇,直接用毯子给盖了起来。

刚想要说话,就听到刚才喊自己的那声音居然已经进了自己家里了。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