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正文

马背上热铁挤进花核洄儿_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

2019-09-03 13:13作者:admin

“哦,是玉兰婶子啊,我这刚准备睡下呢。”徐婉茹趁着这个空当,赶紧的整理了一下有些乱了的头发。

陈玉兰听见徐婉茹的声音,这才呵呵笑了起来,扭头朝李东说:“还好,你婉茹姐还没有睡。”

说着,两人便已经走进了徐婉茹的房间里去了。

“是玉兰啊?这么晚了,这么还来找我呢?有事儿啊?”

见到是陈玉兰,徐婉茹的脸上挤出一抹淡淡地微笑。

这两人平时的关系就挺不错的。

陈玉兰一点儿也不见外的坐倒了徐婉茹的床沿上,小声地问道:“怎么?刘文书又不在家呢?”

听闻陈玉兰这么问,徐婉茹的脸上的笑意一敛,多了一丝幽怨之色,叹息一声说道:“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说完,她精神一震,问道:“你今个怎么这么晚还来我这里啊?”

陈玉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把事情的始末都给徐婉茹说了一遍。

“啊?还有这事?”徐婉茹听了陈玉兰说完李东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满是惊讶。她心里却是暗自嘀咕了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不自律,平时都喜欢做那事儿,还说不定是怎么造成的呢。不过这话她不好当着陈玉兰的面说,而是说道:“那你把东子给喊进来,我给他看看吧。”

“哎!”陈玉兰听徐婉茹肯帮李东看那地方,赶紧满是欣喜地点了点头,朝门外唤了一声,“东子,你进来吧。”

李东这还是第一次来到徐婉茹家里呢,平时徐婉茹高贵端庄的很,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是文书的媳妇。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徐婉茹这个女人有本事。

能够当医生,这对于李东来说,那实在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女人,李东心中一直都是当做女神看待的。所以想着让自己心中的女神帮自己瞧那地方,他心里就很是尴尬。

他娘的,李东啊李东,你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你可是有本事的人了,你怕啥?而且红色小蛇给你那么大的家伙,不用来跟女人睡觉,难道只甘心做一个花架子吗?

如果连女人你都怕,你这一辈子都是个没出息的货!

想到这里,李东紧紧的攥着拳头,目光紧紧的盯着徐婉茹的房间。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要把婉茹姐弄到手,要不然我就不是个爷们!

怀着忐忑的心情,李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鼓起了勇气朝着徐婉茹卧室的房间走去。

李东,你是个爷们,是个有着大家伙的爷们。你一定可以的!

白闪闪的灯光照射下,两个绝色的丽人正坐在床边有说有笑的在谈论着些什么,特别是此刻的徐婉茹正穿着丝质的贴身睡裙。

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炫目的光彩,同时,徐婉茹身上优美的线条也有一些展现在了李东的眼中。

看着徐婉茹胸前丰盈的存在,李东赶紧本能的有些羞怯地收回了视线。他看到了,徐婉茹的里面居然没有穿任何的小衣,是真空的……

“东子,还愣着干什么呢?来,坐下来,赶紧的让你婉茹姐给你看看。”陈玉兰见李东站在门口,笑呵呵地说着。

同时,她也站起了身子,说道:“婉茹姐,你先给我家东子看看,我先回家。小卖部那边没人看着可不行呢。”

其实小卖部倒是没有什么,只是陈玉兰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在这边看着徐婉茹帮李东看那地方。

徐婉茹和李东听到这话全都是松了一口气。

徐婉茹虽然知道医者面前无性别的话,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对男人有着急切渴望的女人!

若是陈玉兰在的话,她会更加的尴尬的。

文学

而李东则是非常的开心,玉兰婶子一走,他跟徐婉茹就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倘若玉兰婶子要是在这边的话,那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呀!

见陈玉兰离开了,徐婉茹这才收回了心神,不过此刻这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房间里面,她还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呢。

虽然在她心中李东还是个小孩子,但是一想到等下要帮李东检查那男人的地方,心中还是忍不住一热。

“东子,来,坐下吧。不要紧张。”不管怎么样,徐婉茹毕竟还是要见过一些世面的女人,心很快便沉下了心来。

李东点了点头,走到了徐婉茹的床边坐了下来。

徐婉茹朝李东下边儿看了一眼,虽然穿着裤头,可是那鼓起来的地方依旧清晰可见。

难道玉兰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东子那地方真的变得那么大?

徐婉茹看着李东那里,不由得想到陈玉兰之前说的话。不可能吧,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怎么可能那地方变得那么大?

“来,东子,把裤子给脱咯,让姐给你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说话间,徐婉茹整个人都压了过来,这让李东不得不用手反撑着身子。

而这样的姿势,李东只要稍微抬一点头就能看见徐婉茹领口里面的风光,那两团雪白看的他两眼发直,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通畅,好像有两个沉甸甸的面团压在自己的胸口一样。

不过,李东心里却是无比狂喜,他想把手伸过去摸一摸……

而最要命的是,因为徐婉茹靠的很近,李东的鼻间一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这股清香仿佛是迷香一样,让他顿时无限遐想起来。

婉茹姐这里可真大啊,不知道摸起来是啥感觉,嗯。婉茹姐比王丽梅那婆娘长得漂亮,肯定这里比她的要好摸很多。

这般想着,李东那地儿有了反应……

“害羞什么呀?姐是医生,又不是没有见过这玩意儿。快过来,把裤子脱了。”徐婉茹见李东在那杵了半天也没有个动静,以为李东害羞了。便帮李东拉了起来……

“呀……”

这平底-裤刚摘下来呢,徐婉茹便猛地惊呼一声,杏眼之中充满了震惊,不过震惊之余,在她的眼底居然也隐藏了一丝欣喜。

没想到,东子居然又这么一个大家伙,比那些假玩意好多了,如果能用一下的话……

瞧见徐婉茹脸上的震惊之色,李东心里头别提有多得意了。不过他知道,不能够表现的太过直接,随即哭着一张脸说道:“婉茹姐,我这东西是不是以后都不能用了呀?”

“啊?”徐婉茹被李东这玩意儿的规模给吓得不轻,听到李东的话这才回过神来,心里也不知道做啥念想,说道:“那个,得先让姐给你检查一下才行。”

李东心里得意,大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之前他和王丽梅在芦苇荡干这事儿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王丽梅摸-到自己这地方的时候,明显的闪过一抹失望。

当时,他怎么会不知道王丽梅心里的想法呢,不过他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而现在他却在徐婉茹,自己的女神面前大展雄风,那个得意劲儿就别提了。

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啊,他心想,连婉茹姐这样的女人瞧见了老子的玩意儿,那么还有什么女人能够挡得住我?

就在李东想到以后自己即将风光无限的时候,徐婉茹的粉-嫩的柔荑却已经轻轻地抚摸住了小李东……

真是个好宝贝啊,这东西比我刚才用的那东西还要大呢,最重要的还有着这般强烈的温度,这说明了东子身上的阳刚之气很重啊……

徐婉茹的眼睛之中已经有了一丝晶莹的水意了,呼吸更是变得急促了许多。

忽然,李东感觉到了一股子热气吹在自己那地方。他低头一看,居然瞧见徐婉茹正仔细地看着自己那儿呢。

他嘿嘿一笑,心想看来婉茹姐也抵不住我这样的东西啊。想到这里,他故作害怕的问道:“婉茹姐,我,我这里没事吧?”

听到李东的话,徐婉茹收回了心神,这才发现自己的那地儿居然湿了。她心中满是羞愧,心想我怎么可以想着东子做那事儿呢?

“应该,应该没有多么大事儿。”刚才徐婉茹看了一下,李东这里似乎并没有陈玉兰所说的被什么东西给咬伤的伤口。

接着,她便要站起来。

可是因为半蹲的时间太久的缘故,她整个人居然没有站稳,直接往前倒了过去……

这下可巧了,居然直接压在了李东的身上,而她那地儿更是好巧不巧地抵在了李东那地上。

而更加让徐婉茹脸红的是,她这么一倒,李东本能的就要用手去接住他,情急之下,他的双手直接摁在了徐婉茹极其敏感的柔软之上……

婉茹姐的身子居然这么舒服,真是没有想到!

李东心中震惊,作为一个没有经验的童子男,这种场面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香.艳了点,他感受着手上上传来的不可言名的愉悦感,本来就胀的难受的下身,顿时又加剧了几分。

而压在李东身上徐婉茹虽然是隔着衣裤,但是她也隐约感觉到了那东西的火热温度。

“恩……”

李东故意动弹了了一下,顿时惹来了徐婉茹不经意间的轻哼一声。

婉茹姐竟然这么敏感?

想到这里李东又故意的动弹几下,徐婉茹轻哼的更欢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徐婉茹连忙用手捂住嘴巴。

像现在这样软绵绵的明显是动了情的婉茹姐,李东长这么大都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对于李东来说,就像是小孩子忽然发现了一堆好玩的玩具一般,怎么忍心就只是看看呢,自然一定要把玩一下。

随后李东加快了速度,徐婉茹在他的身上仿佛是坐在马背上一样,不断的上下抖动着,身前那两团也不断的晃动着。

李东感觉自己的身下,已经胀到了极限。

“东子,快停下,快停下。”

徐婉茹低眼一看她和李东的姿势,顿时脸颊滚烫。

而此时李东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一言不发,他身下的那货子依旧站立着。

徐婉茹不着痕迹的偷瞄了李东的货子一眼,心里微微一荡,杏眼的眸子变得水汪汪的那地儿也滑了……

要死了,要死了,你怎么能老想着和东子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徐婉茹羞愤的跺了跺脚,在心里埋怨起了自己,但是她刚刚退却的念头却是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要不是她竭力克制着自己的话,恐怕她已经忍不住要扑上来把李东吃了。

“婉茹姐……”李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话,此刻他也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的团团转。

徐婉茹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抵在了李东的唇间,她摇了摇头,“不行,东子,我是结果婚的女人。”

这句话对于徐婉茹来说,十分的艰难,她虽然打心眼里想跟李东好,但是她已经是有婚之妇了……

李东这时候那地儿攒着满肚子的邪火,这个节骨眼上,他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弃,于是他一咬牙,“婉茹姐,文书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村里人都知道了,你还顾忌什么,凭什么他在外面快活,让你在家里守着冷被窝!”

李东这一句话,明显戳在了徐婉茹的软肋上。

“是啊,他在外面瞎搞,他都不要我了,我为什么还要为他想……”

徐婉茹喃喃自语,原本犹豫的眼神变得逐渐坚定,她紧紧抓住李东的手。

感受着手上的滚热,李东直接把徐婉茹压在了身下,这一刻他等的太久了,随即伸手就要脱去徐婉茹睡裙下面的小裤……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