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正文

楼梯依旧深埋在她里面_太涨会撑坏的不要了

2019-09-03 13:26作者:admin

南溪村落坐在大青山的脚下,山下有着一条长长的大河穿过,名叫南溪村。

大青山上,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子背着个药篓子寻找着药材。年轻人名叫李大宝,是南溪村唯一的村医。

“哎哟喂……”

正自努力寻找药材的李大宝忽然听到一个女人轻声痛呼的声音,心里头暗自嘀咕,难不成有婆娘在山里干那事儿不成?

可是扭头朝声源看去,却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婆娘正摔在了自己不远处的地方。那女人面色白皙,瓜子脸,一双妩媚的大眼睛煞是好看,此刻因为疼痛她皱着眉头,那种略带痛楚的表情给她增添了另一份美。

这娘们李大宝认识,是村主任朱小军家的媳妇,长的漂亮不说,打扮的也很是洋气,和南溪村里那些个打扮朴实的娘们比起来,那完全就是一个城里人似的。

不过这娘们平日里看上去放荡的紧,南溪村的大老爷们没少的想要倒腾这婆娘。

“桂花嫂,你咋啦?”李大宝见张桂花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模样,凑上前去,顿时,一股子香气扑面而来。

“大宝,我、我好像被蛇给咬了。”

瞧见李大宝来了,张桂花妩媚的眸子一闪,红唇轻咬,故作娇羞模样,还别说,这娘们咬嘴唇的样子还真的挺让人心动。

一听被蛇咬了,本着救人要紧的宗旨,李大宝不敢多想,赶忙从药篓子里找出几味药,“嫂子,你被咬在哪里了?我先给你把毒血给吸出来。”

李大宝经常上山采药,知道这大青山上有的蛇毒性很强,若是不及时的清理毒血很有可能会丢掉小命!

张桂花见李大宝这么紧张,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其实她今个上山来就是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勾搭勾搭李大宝。

她这些年嫁给了村主任朱小军,表面上看起来风光的紧,可是自家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她男人这些年早就把身子骨给玩坏了,以至于这两年都没咋的跟她好过了。

俗话说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地上能吸土。

张桂花正处于这如狼的年纪,让她一直靠着村里的黄瓜折腾那事儿,她哪里受得了?随即便想到了村里她唯一能够瞧得上眼的小子——李大宝!

这边故意跟踪李大宝来到了大青山上,她说啥被蛇给咬了自然也是瞎扯的。

可是瞧见李大宝这么紧张,张桂花心里头便更加的想要和这个大小子好好的舒坦一把了。

“大宝,那蛇、那蛇咬了嫂子下边儿了。”张桂花平日里泼辣的紧,可真正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也还是心中有些难为情。

李大宝见张桂花这幅羞涩模样,楞了一下,随即也是老脸一红,心中也忍不住暗骂这蛇不讲究,咋会去咬女人那地儿呢。

可是本着救人要紧的宗旨,李大宝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说道:“嫂子,你、你把裙子给撩起来,我……我给你先把毒血给洗排出来,然后给你上药!”

听到李大宝这么要求,张桂花心头一喜,脸上却还是一副娇羞不已的模样,随即,她便缓缓地站起身来,缓缓地扭动着腰肢,身上那条黑色的包臀短裙一点儿一点儿的从她那盈手可握的腰肢上滑落……

看着张桂花这么摘裙子,李大宝心里头也忍不住有些吃不消,这娘们扭动的娇羞模样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

可是一想到此刻张桂花是个受伤的人,便也忍住了心中的非分之想,轻咳一声,催促道:“桂花嫂子,你……你快点儿。”

张桂花见李大宝不敢正眼瞧自己,那妩媚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促狭的笑意,随即略带娇嗔地喊道:“人家那里痛,快不了,要不,大宝你帮嫂子看一下呗?”

听到张桂花这么说,李大宝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可是他刚准备要去帮张桂花摘短裙的时候就见张桂花居然缓缓地跪在了地上。

瞧见张桂花双膝跪在地上,双手也撑在了地上的模样,李大宝顿时一愣,忍不住说道:“嫂子,你……你跪在这儿干啥呀?”

“哎呀,人家一直站着累死了,可能是那蛇毒发作了,大宝,你快点儿帮嫂子看看吧。”张桂花可不管李大宝,直接躬起了身子,随后,那被紧身包臀短裙所包裹着的地方便呈现在了李大宝的眼前。

李大宝从小跟着老爷子过活,只学会了一手医术,因为家里头穷,也没啥姑娘瞧得上他,所以他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女人,而且还要去摘下一个女人的裙子……

李大宝虽然没咋的接触过女人,可是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情他多少还是有些晓得,瞧着张桂花这浑圆,他忍不住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涌起。

csa566.jpg

“大宝,你在干嘛呢?快点儿呀,再不帮嫂子治疗,嫂子可就要香消玉殒咯。”张桂花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李大宝来摘自己的短裙,忍不住摇晃了起来,一脸媚态的朝后看去。

瞧见李大宝脸上的痴迷,张桂花忍不住心中有些得意,同时也有些快意。

朱小军,你没事儿在外面乱倒腾婆娘,今个老娘也要找个爷们好好的伺候伺候老娘,而且还是个比你年轻,比你长的好的大小伙子!

李大宝压根就不知道张桂花是故意来勾搭自己的,他此刻心中有的全部都是羞愧,他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医生,居然会对一个病人产生这等绮念那是错误的。

强行的压抑住自己心中的邪念,李大宝缓缓地走到张桂花的身后,看着那黑色的包臀短裙,李大宝的手缓缓地拉在了短裙的松紧带上……

短裙缓缓地被拉下来,张桂花裙子下的肌肤也一点一点儿的呈现在李大宝的眼前。

很快,那一抹雪白出现在李大宝的眼前,李大宝咽了咽口水,用略带沙哑的声音问道:“嫂……嫂子,我没找到伤口。”

“你继续往下拉呀,往下拉就可以看到了。”张桂花此刻心中也很是紧张,她虽然看上去浪的很,可是真让一个男人这样去把自己给看光了,她也还是有些受不了了。

可就是这种让她受不了的情绪刺激着她内心的那种念想!

李大宝闻言,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继续往下拉,随即,他便瞧见那白花花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看着这幅美景,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嫂子,还,还是没瞧见啊!”

听到李大宝这么问,张桂花也紧张的要死,嗓子也变的有些异样,“大宝,你……你把短裙全部给掀开咯,自然,自然就能够瞧见嫂子的伤口了,这伤口可大了,你得好好的给嫂子治治才是呢。”

事到如今,李大宝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了。

他都快不多把张桂花给看完咯,可是根本没看到啥伤口,而且他还发现张桂花这婆娘短裙里头压根啥也没穿!

如今的李大宝正是火气最为旺盛的时候,哪里能够经得住张桂花这般勾搭。

可是他心中却有着很大的顾忌,这娘们是村主任朱小军的媳妇儿,万一自己和张桂花这婆娘做了那事儿被朱小军知道了,那他也没办法继续在这南溪村待下去了!

正在犹豫之间,之前一直装着被蛇咬的张桂花却开口了,此刻她也不装了,直接转过身子,媚眼如丝地瞅着陷入犹豫之中的李大宝,问道:“大宝,你这傻小子,还在想啥呢?你这里都已经……”

她刚想说你这里都已经有反应了,可是真的瞧见李大宝那地儿的规模之后,她立刻张大了嘴巴,愣住了,“这……这咋的这么大呀?”

张桂花本来只是觉得李大宝年轻有力,却哪里想到自己居然还淘到了这么一个大货子,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身为一个过来人这点儿眼力劲儿肯定是有的!

以她目测来看,这要是倒腾起来,那一准能上天啊!

一想到李大宝这玩意儿能够让自己舒服上天,张桂花忍不住双腿一紧,一股子暖气打在了腿上……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面色红润的看向李大宝,柔声说道:“大宝,你还没和女人好过吧?”

李大宝看了一眼仿佛要把自己给吃掉的张桂花,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知道李大宝居然还没和婆娘好过,张桂花越发的激动起来,她媚眼如丝地说道:“那你想不想跟嫂子我那各下?”

本来还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李大宝听到张桂花这般没有节制的话,他也有些受不了,使劲儿的点了点头,说:“嫂子,我……我想要跟你好!”

瞧见李大宝这幅瓜蛋子的模样,忍不住咯咯一笑,再次爬在了地上,如同村里的小花一般,媚声说道:“想要跟嫂子好,那就快点儿来吧,嫂子那道伤口可等着被你治好呢……”

听到张桂花这么说,李大宝再也没了顾忌,你爷爷的,能舒服了再说。

随即,他直接扒拉下张桂花那黑色的短裙,立刻那白花花的地方毫无遗漏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如此景象刺激得李大宝浑身一颤,缓缓贴近……

看着张桂花那诱人的地方,李大宝粗喘如牛的想要去扒拉下自己的裤子。

可是他的手才刚放到松紧带上,就听到了一声呼救声在山里林传来!

一听到这么一声呼救声,李大宝和张桂花两人全都吓了一跳,特别是张桂花,她虽然想要出来找汉子,但是却舍不得丢了自己现在能过的好日子。

要是被自己家那口子发现了自己偷汉子,那么她张桂花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只见张桂花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刚准备走,却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看着李大宝,小声地说道:“大宝,嫂子先走了,你晚上要是得空的话,来嫂子家,咱们继续折腾这事儿好不?”说着,她的小手还不忘朝李大宝那地儿挠去……

李大宝也被张桂花这婆娘给弄得有些心动,可还是有些担忧,说道:“嫂子,我这晚上去你家,朱主任咋办?”

“咯咯,臭小子想偷吃还怕被抓呢?”张桂花娇笑一声,轻轻地伸出玉葱般的手指戳在李大宝的脑门上,“放心吧,朱小军他跟朱大昌两人去镇上开会了,晚上回不来!”

一听朱小军不在家,李大宝立刻点头同意,你爷爷的,有婆娘不弄王八蛋!

送走了张桂花,李大宝犹豫了一下,出于医者的天性,还是朝着呼救的方向赶去……

“救命啊……呜呜……”

走近之后,李大宝便发现了有个女人躺在地上,那女人穿着有些朴实,碎花格子长袖衫,下方是一条蓝白相间的确良的长裤,旁边的背篓也摔在了地上……

瞧见这模样,李大宝知道,对方肯定不是张桂花一流的婆娘,三步并两步地跑到了女人的身边,走到身边之后,李大宝才知道,这女人是村里小卖部的老板——夏梅!

夏梅穿着虽然朴实,但是长相却是实打实的好,而且这些年来她在村里的风评也一直很好,虽然她男人死的早,可是却从未见她跟别的男人有啥不好的风言风语传出。

“夏梅嫂子,你咋啦?”

李大宝跑过去扶起夏梅,一见到有人来了,夏梅立刻露出了狂喜之色,随即又哇的医生哭了起来,“大宝,呜呜,你救救我……”

瞧见夏梅居然哭了起来,李大宝也是心头一紧,因为他已经发现夏梅那蓝白相间的的确凉料子的长裤上有着血迹印出来!

“梅嫂子,你好好说,我一定帮你!”

“我……我让蛇给咬了,好痛!”

夏梅哭泣着说着,同时还指着旁边一条看上去形状很是怪异的小蛇,因为李大宝发现那蛇的头上居然已经长出了一只角!

“嫂子,你……你别担心,我先给你把毒给吸出来。”看着这小蛇色彩斑斓,李大宝心头一紧,他知道,这蛇恐怕毒性不弱。

李大宝这边准备好了,可是夏梅那边却没了动静,李大宝见夏梅一脸的犹豫,知道她心里的顾忌,“梅嫂子,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有啥事儿咱们等蛇毒给弄好了再说,这条蛇色彩斑斓,毒性肯定不弱,咱们可不能再等了!”

其实对于夏梅的犹豫李大宝是可以理解的。

夏梅年纪轻轻便嫁到了南溪村,平日里开个小卖部维持生计,自己家的男人早些年就因为出了一场事故去世,不过这夏梅也是一个贞洁女子,以前有很多人来找她说亲,不过全都被夏梅给赶走了。

而且夏梅平日里对李大宝和老爷子都挺照顾的,如今夏梅被蛇给咬了,哪怕李大宝知道这条有些奇异的蛇毒性恐怕不简单,李大宝还是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