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隔壁新搬来的巨乳阾居|sm爽文女主被做到失禁

2019-09-03 13:12作者:admin

她为了出门,打扮得很漂亮,一袭裁剪得体的连衣裙,在两腿之间做了斜开叉,显得风格清爽中透着浓浓的女人味。

两条修长的美腿显现出来,在浅薄的黑丝裤袜的衬托下,绷紧的裙子中一抹黑,越发的撩人心弦。

门卫老王望向老婆背影的眼神,一副赤/裸裸想要占有的冲动,她的身材太完美了,几乎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有冲动。

老婆走出小区后,没有坐公交车和出租车,我有些诧异,慢慢的跟在后面。

老婆走到离小区有段距离的隐蔽的路口,突然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我皱了皱眉,老婆应该是叫那个高大鹏来接她。

没过多久,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老婆的身旁,她笑着上了车,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在俯身帮她扣安全带。

老婆竟然欣然接受,两个人还笑着说着话,看来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了。

可惜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家伙的样子。

我脸色瞬间一沉,心里凉飕飕的,她走这么远原来是怕人知道。

我想到那个混蛋帮老婆扣安全带的时候,肯定在偷看她的胸部,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揪出来。

我望着奥迪车开始启动,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

“师傅,跟上那辆车。”我急忙指了指道。

“小伙子又是你啊,挺巧的。”师傅认出了我刚下车,不过他看我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

“师傅麻烦你跟紧了。”我没想到这么巧,刚下了车,又被我拦到了同辆车。

我没心情和师傅闲聊,拿出了手机拨打老婆的电话,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主动的向我解释,我不断的拨打他的电话,想要看她怎么说。

电话拨过去,我隐约看到前面奥迪副驾驶座上的老婆接了电话,还示意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要说话,她没想到我在后面的出租车上,把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

电话接通,我强忍住心里的愤怒,语气平淡的问她在哪里的?

“在家睡觉的,昨天有点累了,老公你在哪里的?那边怎么有车响。”老婆电话里回答道。

我脸色有些难看,老婆果然一直在撒谎,我一想到她当着那个男人的面,竟然谎称在家睡觉,来骗自己的丈夫。

如果老婆和对方不熟悉,会坐在后排,而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她在家睡觉,两人的关系很可能已经非常的亲密。

我一想到老婆坐在副驾驶,穿着那条紧绷性/感开叉很高的裙子,坐在驾驶座的男的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看的一清二楚。

以他们俩的关系,很可能那个男人一手开车,另外空出来的手正在用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或者更甚者,那手已经摸进了她的大腿里面。

我脸色铁青,心里很愤怒。

一想到老婆今天特意穿着的黑丝裤袜,我突然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

上一次老婆被突然叫走去加班,隔天在商场里我看到了秦主任,我心里就断定她那天裤袜被抠破,沾染上男人的污秽,是那个秦主任。

现在想一想,她那天很可能是谎称加班,把我扔在餐厅,出去约会的对象,是这个高大鹏,而不是秦主任。

如果不是舒雅的帮忙,调取了她的通话记录,我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认为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肯定是秦主任。

文学

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今天的奥迪车主,高大鹏。

而高大鹏和那个短信男有过频繁的通话记录,我不敢再往下想去。

我的心一片冰冷,越往下想,我越是感觉老婆和短信男早就有过关系,而高大鹏只是第二个接手的罢了。

难道她是短信男介绍给高大鹏的,玩过老婆身体的人不止是短信男,还有这个高大鹏。

我一想到她在我面前如此的羞涩,清纯,而在外面竟然不止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搞不好还是一起,我的心就犹如刀搅的一样,疼的让我无法呼吸。

我没有心情说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声没事,就挂了。

“小伙子,你老婆可是集合了万千男人的幻想与一身啊,不过听我一声劝,女人如果不忠了,就趁早离开,要不然你就完全放开,在外面也养个小老婆,大家各玩各的,如果你内心放不开,那个事会把你折磨疯的。”中年司机有些感叹道。

“你见过我老婆?”我皱了皱眉道。

“刚刚上了奥迪车的应该是你老婆吧,我刚刚还想超车去接你老婆的,没想到她在等那辆奥迪车。”中年司机嘿嘿一笑。

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还要靠他,我肯定立即下车。

看得出来中年司机对老婆也非常的感兴趣,说到老婆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中透着兴奋,我心里非常的不爽。

一想到门卫的老王,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肯定都在幻想着她。

她的穿着从背后看确实惊心动魄,黑丝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踩着高跟鞋后更是凹凸有致充满着浓郁的女人味。

我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被扣破的裤袜,就忍不住浮现出坐在主驾驶座的高大鹏。

他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不过我脑海里却浮现出类似秦主任以及隔壁老王,出租车司机的模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在后面侵犯老婆,而她求饶又配合的场景。

这样浮现出来的场景,让我的脑子快要炸了。

“兄弟,他们停车了。”中年司机开口道。

我急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奥迪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旁,我心里一寒,偷/情都这么小心翼翼,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

我付了车钱就把司机打发走了。

“小伙子这个送给你了,或许有用。”中年司机随手递给我一个扳手,我看了一眼确实需要,正打算掏钱,司机挥了挥手,开车直接走了。

我把扳手放进包里,快步走进了这个酒店里,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先一步到了前台那里,扬了扬包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

“美女你好,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包忘记了,我是他们的司机,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你看他们在哪个房间,我要尽快送过去。”

我装作着急的样子,并描绘了一下老婆的长相,对于那个男人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只能尽可能的说起老婆的模样。

我不知道老婆在哪个房间,只能通过前台。

我担心前台会打电话过去求证一下,不过我明显过虑了,前台只是扫了我一眼,加上对老婆记的很清楚,就告诉我806,并顺手指了指,告诉我去那边坐电梯。

我道了一声谢,快步上了电梯,在电梯里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心里很复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捉奸,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到了八楼以后,我很快找到了806,我强忍着一脚踹开的冲动,先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然后打开了照相机功能。

我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凑近门口的位置,我就能听到隐约间的女人呻/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刀搅了,疼的让我几乎要窒息。

我不敢在门口徘徊太久,我怕保安突然上来,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我只有一次机会,担心会搞错。

我先拨打了一下手机号,尽管我隐约间听到的粗重的呼吸声,确定很大可能是老婆发出的。

我电话拨过去,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接通。

“喂,老公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和散漫,好似用力过猛之后,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心中一寒,一想到她和高大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地摊上扔的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她一手接电话的时候,身上还被高大鹏压着,使得她说话都慵懒无力。

听到老婆的声音,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因为她的声音正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

我眼眶内露出悔恨和愤怒,脑子一瞬间嗡嗡的作响,心疼的止不住,忍不住粗重的喘息了几下,才让自己的心情得以平复了一下。

我想到那天晚上老婆被捅破的裤袜,而她今天又穿了一件同样款式的,肯定是高大鹏有那个嗜好,而她像是一个玩偶一样,欣然的配合。

我无法想象,那是一个神秘场景。

我忽然想到老婆,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非常的疲累,看上去有气无力,一定是被高大鹏搞过好几次。

我心里很痛苦,到现在都无法相信,这一切是是真的。

我想到嫂子身上的伤,以及她有些羞涩的回答,看来女人都是追求刺激体验的。

往往夫妻之间有些话不太方便直接说,所以第三者就诞生了,他们毫无顾忌,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别人的老婆或是女朋友身上,尽情的寻求刺激和变/态的体验。

我有时候也想过和老婆在公园里恩爱,那种冲动是一种身体本能,不过她拒绝了,我怕她担心我是变/态或是和别人做过,影响到了家庭,所以我也就压下了心理的想法。

现在想一想,或许老婆也担心我,怀疑她太过放纵了,所以才没有答应我,而去找了别的男人。

昨天晚上我粗/暴的时候,她虽然一开始有些不适,但慢慢的通顺之后,她却比平时更放得开,让我很心寒。

说明她心里面是非常享受那种粗/暴而简单的方式,或许和别人也经常如此,只是和我才有所保留。

或许那个高大鹏就是看懂了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会把她轻易的搞到手的。

我想到老婆是市二院的护士,经常接触各种各样的患者,或许是高大鹏就是那个时候把她骗到手。

一想到医院里有很多单独的病房,她和那个高大鹏在病房里,屋顶上,或是夜晚加班时的办公室和更衣间里发生那种肉体碰撞的事。

离婚,一定要离婚。

如果不离婚,我就要一辈子被人当成绿帽男,想到老婆可以和短信男发生关系,可以和高大鹏,就会还有其他人。

我曾经听同事开玩笑说过,出/轨就像是吸烟一样,会习惯,会上瘾的,学校里不少老师其实也会背着家里发生关系,有些老师还和学生有过暧昧。

我没办法改变这个社会,但是我绝对不容许自己的老婆出/轨。

我脸色铁青的望着那扇门,耳边还能听到断断续续的粗重呼吸声。

我脑海里开始勾勒出房内的画面。

她挂了电话后,那个男人又继续压在她的身上。

“老公的电话?”

“嗯。”

“看来他很爱你。”

“他确实挺爱我的。”

我脑海里冒出一道道黑线,没想到她这么下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还谈论我,难道这样能增加刺激感吗?

她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那个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或许因为在我老婆身上抽搐时爽得说不清话了,我听不大清楚,不过老婆的回答,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是这里吗?舒服吗?”

“嗯”

我差点要头晕了,没想到她这么的生活混乱,她还是我钟爱的那个温柔,大街上拉起手都会害羞的想躲的女孩了吗?

一想到老婆,此时主动的坐在高大鹏的身上,我就气的头晕目眩,眼神内露出怒火。

她竟然把所有的东西,都完全的献给了高大鹏,是这样的主动,是如此的卖力。

我这几天压抑已久的火焰,猛的爆发起来,后退一步对着那扇门用力的一脚踹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

套间的房门被我一脚踹开,我大步冲了进去,公文包扔在一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扳手,直接冲进了卧室里。

我只有一个念头,先揍那个高大鹏一顿,然后再把老婆和他鬼混的照片拍下来,直接申诉离婚。

“高大鹏你个王八蛋,老子今天一定要废了你。”我一进门就是大喊一声。

“老公。”老婆突然惊讶出声,她裹这一条浴巾,腿上的裤袜也被脱掉了,只是她下面睡着的不是男人,而是一个短头发的成熟/女人。

这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身上和老婆一样,只有一条白色的大浴巾。

看上去年纪比她略大一些,圆润成熟的身材透着一抹深深的女人味,胸部在浴巾下露出大半的白皙。

看到我来了,她直接坐了起来,拉了一条被子盖住了修长的美腿,又一把拉上去遮住了胸口位置。

尽管我突然冲进来,从女人脸上竟没有看出一丝害怕和不安,就像做惯了夜场的小姐。

对,我把她当成了小姐,一个准备和老婆一起,陪高大鹏一起的小姐。

我脸色一怒,没想到老婆的下贱,竟然和其他女人一起伺候高大鹏,我直接跑向了卫生间,想要逮住高大鹏,不过卫生间没有,阳台找了一下也没有。

“高大鹏在哪里?”我找不到人,沉着脸怒问。

“让保安上来一下,这里有人闯了进来!”短发女人转身用酒店座机拨了一个电话,冷冷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赵姐,别,他是我老公。”老婆突然拉着短发女人的胳膊,脸露慌乱的哀求道。

“赵姐?你是赵丽莎?”我突然一怔,难道抓错人了?老婆通讯记录里联系的确实是赵丽莎,而不是高大鹏。

我先入为主认为,老婆是用赵丽莎的名字,来掩盖高大鹏的存在。

“还不滚出去。”赵丽莎脸色一沉,冷傲中透着一股让人不容质疑的气势。

“你……”我有些不满,怒瞪了一眼过去。

“老公你先出去,赵姐她……我们惹不起。”老婆抓着我的胳膊,眼神内急的快要沁出泪花,一脸哀求的望着我。

惹不起?

我皱了皱眉,难道这个赵丽莎是老婆的领导?即便如此,又如何,这里又不是医院,何况是医院又如何,老子又不归她管?

我看着老婆哀求的样子,有些心软,即然找不到那个男人,也没必要待在这里,我不爽的瞪了一眼赵丽莎,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本事不大,脾气倒是挺臭。”赵丽莎蹙眉冷冷说道。

“你!你是个女人,我不和你一般计较。”我气的想要回头理论,望着老婆楚楚哀求的眼神,一甩手出了房间门。

我想抽根烟,捋一捋思绪,到底怎么个情况,搞的我也有些头蒙。

看刚刚房间里的布置,老婆应该再给那个赵丽莎做护理,只不过为什么跑到酒店开房,而不是医院。

会不会赵丽莎只是一个托,还有男人随后就到。

没过多久,一个似是经理的大腹便便的男人,带着几名保安就快步的冲了过来,一看到我,就警惕的包围了我,经理拿着对讲机好似在和下面监控室的人低声说了几句。

我当即有了警觉,知道踹门的事惹麻烦了,不过我也不怕,大不了赔个钱。

突然有两个保安扑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想要把我带走。

我大声喝道,怒叱他们凭什么动手,大不了赔钱。不过这些人竟是一点理都不讲,死拽着把我往楼下拉。

我竟然挣脱不开,有些客人听到动静,打开房间看到这一幕,纷纷探出头对我指手画脚,我感觉非常的丢人,恨不得蒙着头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那两个保安却死死的拖着我,我想告诉他们,我自己会走,不过他们还是把我当做犯人一样,往下面拉。

“你们干嘛,快放开我老公。”老婆慌乱的跑出来,想要推开那些保安,以她的力气却是推不开。

老婆的出现和帮忙,更让我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非常的丢人。

“行了,放开他吧。”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就看赵丽莎从房间走了出来,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脚下是一双低跟的高跟鞋,偏保守的穿着,但配上干练的短发,竟有种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

大腹便便的经理急忙上前鞠躬道歉,看那经理的样子,似是认识赵丽莎,而且颇为畏惧。

赵丽莎看不也不看那个经理,直接走到我的身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和压抑。

不过赵丽莎自始至终就和我说了两句话,但是给我的感觉,比指鼻子骂我,还要感觉屈辱和愤怒。

那是一种不对称的较量,我不知道赵丽莎什么身份,从老婆的口中知道,惹不起。

“赵姐谢谢你了,下一次如果你有空,你再给我打电话。”老婆陪着小心礼貌道。

赵丽莎嗯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那个大腹便便的经理赶紧陪着小心也跟着下去了,几个保安看了看,才放下我,直接走了。

“老公你没事吧。”老婆走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胳膊和脸,好似怕我受伤。

我感觉很丢人,在这种感觉的左右下,对她的欺骗变得更加的不满,躲过她摸向我脸的手,转身就走了。

老婆喊着我,快步的跟上。

回来的路上我还在气头上,没有理会老婆的解释,到了家里,我气的摔门进了卧室,她自己在外面,一直等晚上七点多做好饭,才进来叫我吃饭。

“老公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今天只是陪赵姐一起出去做护理,她觉得医院不方便,所以才约我出去的。”老婆坐在床头,一手插在我的头发里摩挲着,一边语气很温柔道。

“我不是不让你出去,但是你为什么对我撒谎。”

我叹息了一声,望着温柔坐在床前的老婆,我其实很想她能坦白,告诉我事情的始末,哪怕她是被迫的,只要愿意改,我也愿意给她机会。

“我撒谎只是怕你太担心,其实我也不知道,赵姐她会带我去酒店的。”老婆握着我的手,略带撒娇道:“老公我答应你,下一次出去,我一定如实告诉你,再也不撒谎了,老公你就别生气了。”

“下次?”我脸色不悦道。

“保证没有下次了,老公,你快点起床吃饭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老婆对着我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弯腰就要把我给拉起来。

我今天确实是误会了老婆,想到今天粗鲁的踹开门,老婆一路上也没有责怪我,反而做好饭叫我来吃,我心底叹息一声,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她确实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女人。

我张了张嘴想要问老婆,关于那天裤袜的事,我很希望她能坦白。

不过我还没有说出口的,突然老婆竟然一弯腰亲着我的嘴了,舌头随即进入我的嘴里,然后身子一滚也钻进了被窝里。

我感觉到了老婆身上香喷喷的沐浴露的味道,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洗的澡,手一摸,她竟然内/衣都没有穿,感觉非常的紧实……。

我望着老婆正在那里埋头苦干的样子,我确实感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犹如得到了她更大的认可和尊敬一样。

不过我心里却很清楚,她愿意这么做,并不是有多爱我,而是更多的是歉意和求得我的原谅。

如果是爱我,我很可能会感动的抱着她,不愿意让她这么糟践自己,尽管我确实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但是我心里明白,老婆只是怕我,询问她之前的事情,才这样做,希望得到我的原谅。

我有些痛恨自己,明明我可以有很多机会可以当面质问她裤袜的事情,短信男的信息以及在商场和秦主任见面为什么撒谎。

如果老婆真的做了那种事,她哪怕言语上否认,神情也没办法骗过我。

与其说我想她主动坦白,不如说是我太爱她了,害怕和她真正分开。

但是男人的自尊和脸面,又让我内心不得不面对,我很希望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又不想真正的找到。

一旦真的找到,也就意味着,我要和她离婚。

这两种复杂的情绪,郁结在心里,让我每天都崩的紧紧的,快要爆炸了一样。

所以我对她的感情,又爱又恨,此时恨意明显占据上风。

我把心里的不满和恨意,化作一股股的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体上,老婆也非常主动的配合我,希望我能原谅她。

她变得越来越下贱和卑微了。

我心里有些无法言语的感觉,直接告诉我,哪怕我让她现在跪着舔我的脚,她都会愿意的。

我直直的看着老婆。

老婆疑惑的望着我,好似有些害羞。

那欲迎还羞的娇嗔模样,偏偏给我的感觉不是怜惜和同情,反而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扑倒她的冲动。

怪不得连门卫老王,每次都紧盯着老婆去看,她的身段已经极美,而那股柔媚的风情却是让人会忍不住生出最原始的冲动。

我没有让老婆做那种舔脚趾头的,更下贱的举动,来满足那份虚荣和变态的心理,我还有一些理智,把她当成老婆。

我突然想到高大鹏,短信男和那个秦主任,因为她是人妻,会更冲动在她的身上玩弄,估计不会丝毫的怜悯她。

我想到短信男说的那句话,老婆的胎记在臀瓣的地方,他肯定曾粗/暴的占有过。

我一想到那里,连我都没有碰过的地方,我就忍不住的一阵怒火涌出。

等我在她身上完全泄尽了欲火以后,我脑海里的那股冲动也渐渐散去,我看向老婆略微苍白的脸色,忍不住抱着了她露出愧疚之色。

“老公你刚刚好吓人。”老婆撅着嘴有些不满,刚说完两句话,就有点想吐。

我帮她拍了拍后背,过了好一会老婆才缓过神,就是抱着我的胳膊,颇为依赖的用脑袋靠着睡觉。

我用手轻捋着老婆的头发,忍不住叹息一声。

“老公,我们以后好好过我们的生活,我觉得你最近太紧张了,这样我也有好有压力。”老婆攥了攥我的手,望着我的眼神,透着一股略微可怜又柔和的光芒。

我竟一瞬间,不忍心拒绝,嗯了一声。

老婆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急忙跳下床,叫着我去吃饭。

我又再一次被老婆的糖衣炮弹给软化了,叹息了一声,慢慢的穿起衣服,朝着外面走过去,确实感觉饿了。

看着老婆忙前忙后的样子,连衣服都没有穿整齐的,就匆忙照顾我,我想到了,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想到那个时候,我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老公快来帮帮我,这个汤我刚热了一下,好汤哎。”老婆疼的缩了缩手,只是吹手指头。

我连忙走了过去,用海绵垫把汤锅端了过去。

“老公你帮我吹吹,好疼的。”老婆有些撒娇的对我道。

“吹也没用,我给你抹点花生油。”我看老婆像是小孩子一样撒娇,有些哭笑不得,搓了搓她的小手指在嘴里喊了一下,给她抹了一些油。

“老公你真好,我们过几个月等你转正了,就生个孩子吧,这样家里才热闹一些。”老婆抱着我的腰,脸蛋抵在我的胸口上。

我皱了皱眉,生孩子?

我其实挺想的,只是担心经济压力,不过如果有了孩子,或许老婆心里有了寄托,外面的那些男人或许会断掉,我们的家也会回到过去的样子。

我心里有些迟疑,我很想那种平淡的生活,不过想到那些占了老婆便宜的男人,我就一阵的愤怒和不甘心。

最终感情还是占据了大头。

我双手抱紧了老婆的腰,长舒了一口气,最后拍了拍老婆的肩膀,让她先吃点饭,因为我发现她躺在我怀里,都快要睡着了,她刚刚太累了。

吃过饭,老婆在洗刷,我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捻着烟屁股,脸上挂着一股抹不开的愁绪。

我忍不住叹息一声,我对她的感情很深。

正是因为深,在发现她背叛了我,我又是愤怒又是痛心,一方面不断的给自己理由来挽回,又渴望找到真相,做一个了断。

老婆一次次的谎言和避重就轻的回答,让我很是愤怒又更是痛心。

接下来两天,老婆没有了异常,也开始注意了着装,看起来生活像是恢复了过去那般的幸福,我的手机上也没有收到短信男的短信,不知道是老婆提醒了他,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恶搞。

无形中我长舒了一口气。

我下班回家,老婆做好了饭菜,我看到挺丰盛的,就问她有什么喜事。

老婆有些献宝的眨了眨眼,让我来猜。

虽然最近烦心事少了许多,不过我也没有心情打哑谜,摇了摇头给自已点了一根烟。

“老公,你不是答应我不抽烟了吗?早点戒了烟,这样我们就可以要宝宝。”老婆走过去,从我嘴里拿掉了烟,挽着我的脖子娇嗔道。

“好了,不抽了,对了,今天到底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

我嗯了一声,笑着点了点头,或许有个孩子,老婆也可以收收心,听到她提出来要求,我还是挺开心的。

“吃了饭再告诉你。”老婆笑了笑,挺神秘的。

“你不会已经有了吧?”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吃惊的指了指老婆的肚子道,脑海里首先冒出一个想法,会不会是别人的?

“哪有这么快。”老婆一怔,苦笑的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

我竟然长舒了一口气,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老公你是不是,还不想要孩子的。”老婆有些迟疑,突然小声担心道。

“我当然想啊,好了你别瞎想了,赶紧吃饭吧,今天做的这么丰盛,我可要多吃一些。”我拉开椅子让老婆坐在身旁,主动帮她打了一碗饭。

“老公我知道,你最近压力挺大的,不过我们有了孩子,可以让咱妈过来,到时候家里也热闹一些。”老婆握着我的手,看得出来,她挺想要个孩子。

“都听你的。”我嗯了一声,听到老婆动情的话,我还是挺高兴的,顺嘴问起今天到底有什么喜事。

“我被抽中要去苏州市医院交流学习,名额可是很少的,整个护理系就一个名额,主任说我这一次回来,就有机会升科室副护士长。”老婆很高兴道,她以为我也会非常高兴。

“哪个主任?是那个秦主任?”我脸色陡然一沉。

“是我们护理部的邓主任,是个女的。”老婆笑着道。

“嗯,那什么时候走?要去几天?”我脸色稍缓,点了点头道。

“明天早晨就要走,大概两天吧,其实每年开会差不多,只是走个流程,混混面熟。”老婆握着我的手,一脸认真道:“老公如果你不希望我过去的话,我可以把名额让给别人,在我心里,你和家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把我和家,当成最重要的,我又怎么会阻碍你进步。”我叹息了一声,望着老婆花容月貌的面庞,笑着鼓励她去。

“老公我帮你,包了你最爱吃的韭菜馅的饺子,都放进冰箱里了,够你两天吃的,实在是不想吃的话,就和朋友一起下馆子,改善改善生活,我觉得你这两天都有些消瘦了。”

老婆握着我的手,认真的交代道,从吃到穿,都考虑的很详尽,不厌其烦的嘱托我。

“你放心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能照顾好自己的。”

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心里,还挺不舍得她的。

不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再也无法和过去那般,动不动就抱着她说那些动情的话了。

我尽管很舍不得她,但和她的距离明显远了一些。

吃了饭以后,老婆在洗刷,我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想到她要走,我突然皱了皱眉感觉她并不是去学习那么简单。

我拿起手机给舒雅发了一个信息,让她帮忙查一下老婆的通讯记录,有没有和秦主任的通话。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舒雅发了一个通讯截图,并没有和秦主任的通话记录,我这才稍稍安心了下来,看来这一次是我想多了。

老婆洗好澡之后,只是裹着一条浴巾,头发有些湿漉漉的,乌黑发亮搭在白皙的肩膀上。

尽管卸了妆,她的五官依然非常的精致,有时候在我看来,她完全不用化妆,就已经非常漂亮了。

老婆催我赶紧去洗澡。

我看了看时间,刚八点多,洗澡太早也没事,不过老婆说等一下有事情要告诉我,我问她什么事她没有告诉我,就直接把我推进了卫生间,给了递过来换洗的衣服。

等我洗好澡,推进卧室门的时候,看到老婆已经跑进了被窝里,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羞答答的看着我,让我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不过接下来老婆突然把被子拉开了。

我眼前一亮,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