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在电影院和陌生人做了,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

2019-08-13 12:41作者:admin

“赵大姐,他不合适吗?”

赵依依给了我一个有意义的眼神,站起来扭着迷人的身影走了。

“这没有什么不妥。他是第一次去海边。他第一次出海露脸,这是规则。”

直到那时,那个黑脸男人才明白,他带着某种情绪对我说:“让你赶上这样一件好事吧。穿上你的衣服和我一起去。我会和你谈谈规则。

太他妈香了,没觉得这样低档次的烧烤会这么好吃。我也是第一次这样饿肚子,想想曾经的我那样挥霍无度,好像一个傻逼。

小黑哥看着我饿坏的样子叹了口气,二话不说为我拉过开一罐啤酒,递给我说道:“啥话都别说了,哥哥知道你心里苦,谁都有难的时候,来走一个!”

我接过啤酒和小飞哥碰了一下,一口将冰凉的啤酒全部灌进肚子的。这一刻,我终于感觉自己还是活的,我才感觉自己是个人。

“兄弟,别多想了,到了这儿再苦再累你也得好好干。咱们都是爷们儿,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吧,现在忍一时,将来迟早有翻身的时候。”

小黑哥拍着我的肩膀,我的眼泪忍不住在眼睛里打转。

我不敢回话,我生怕我一出声就哭了出来。只能红着眼睛把一块块烤肉塞进嘴里,点着头。

是啊!不就是忍吗?

老子忍一时,总会有我翻身的那一天,我会让所有辜负过我背叛过我的人付出代价!

将最后一口肉吞下我的情绪终于好了很多,我感激地拿起酒瓶,对着小黑哥说道:“小黑哥,啥话都不说了,你是从我回到这里,第一个对我真心好的人。将来有我口肉吃,就绝不会让你喝汤!”

“好!从今天起,以后在公司里还在公司外,有事儿就给我招呼一声。哥哥,我一定想办法给你摆平了。”

看着小黑哥那豪爽的表情,我知道他并没有当真,以为我这是醉话。但是只有我知道,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从我回到这里,小黑哥是唯一一个真心待我的人,我打心底里感激他。

文学

他只是对我说了几句能让我坚强一点的话,但是这几句话是我在绝望的时候伸过来救命的手。

只有我明白,这些话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吃了个满饱,我和小黑哥越聊越起劲,小黑哥也和我又说了不少关于会所的事情。

我才知道,所谓公关并不是一定要出卖自己才行,这个纯属自愿,一般就是凑合的给按摩然后用些手段满足这些富婆。

现在可没什么强迫你的,愿不愿意全看自己,没我想的那么黑暗。

不过上拍卖就完全是两码事,拍卖的价格为什么高?就是因为拍到自己想要的公关就能为所欲为,毕竟出了高价买不到服务可不行。

我不得不佩服赵依依这经营的能力,光是这一手就把那些富婆的心思勾的不得了。

得知这一消息,我顿时郁闷的不行,早知道不用卖我还难为什么,现在背熊姐包圆了,我挣钱的机会可就少了。

“你别看赵姐是个三儿,但是手段却是一等一的厉害。你真以为赵姐是靠着那个老不死的才走到今天的吗?”

小黑哥感慨地拿起酒瓶跟着我碰了一下,继续道:“那个老东西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给赵姐,赵姐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靠着自己打点关系,才把钻石会所做成现在这么大!”

“老不死的?”

听到这个称呼我有些疑惑,难道赵依依背后的人是个老头?

小黑哥明显有点喝高了,他故作神秘地靠的我跟前对着我小声说道:“那老头是我们大夏区的前任区长,即使下任了还有不小的能量,今年已经60多了。”

这让我有些吃惊,没想到赵姐后面的人竟然是个老头,而且还是个区长。

也不知道那老头能不能受得了,赵姐这样的祸水,说不定已经被压榨到起不了床,我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着。

“我跟你说,这事你可别传出去,到时候哥哥我也保不了你。”

“这哪能啊!你放心,这事我绝对不会往外传,全都烂在我肚子里。”

小黑哥笑着点头和我碰酒,我们两个人差不多喝了两件子酒,都有些喝高了,本来我还想去偷偷付账,但是却被小黑哥逮了个正着。

“我说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今天是哥哥我请客,怎么能让你掏钱呢。”

看着小黑哥带着三分火气不像开玩笑的表情,我只好低头认错。

“好好好,今天你来但是下次就得我来了。”

“成,就这么说定了啊!”

身上有了钱,我也不再吝啬。当天晚上找了个招待所好好睡了一觉。

只不过这一觉睡得并不舒心,这破地方隔音不怎么地,一晚上总能听见些让人上火的声音,搞得我一肚子火没处撒。

一觉一直睡到下午快要上班的时候,我才走出招待所前往公司去上班。我紧赶慢赶终于在最后时机到达了公司,险些迟到了。

我刚进休息间,就看到胡杰一脸冷笑地看着我,我知道这要麻烦了。

“你小子上班第二天就迟到,还有没有把公司放在眼里?”

“可是我差两分钟才迟到啊。”

胡杰忽然面色一冷,走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道:“这里我说了算,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看他那吊样真想一拳打上去,但是我得忍,我不能让好不容易得来的饭碗就这么砸了。

“是,你说的是……”

“什么你?叫杰哥!”胡杰一巴掌呼在我头上,恶狠狠的对着我说道。

周围其他人都在对着我嘲笑,看着我的好戏。

我死死的捏着拳头,这份屈辱真的气的我想要吐血,可是我还是得忍,为了钱,我只能忍下来。

“杰哥……”

我已经叫出了声,但是胡杰却并不想这么轻松的放过我,他在我头上又是狠狠的一巴掌。

“你他妈没吃饱饭是吗?叫大点儿声!”

我的指甲都扣紧肉里,一股难言的怒火在我胸口蔓延。

“杰哥!”

我大声的喊了出来,双目欲裂的盯着胡杰,我相信如果他再叼难我的话,我一定会一拳挥在他的脸上!

“算你小子识相,这事就先这么算了,不过你今天迟到了,把你昨天的小费交出来就当是罚款了。”

胡杰得瑟的表情你和周围人的嬉笑声,让我的怒火达到了顶点。

就在我快要爆发的时候,前台的广播传到了休息室。

“所有人都出去,来客人要点名了。”

文学

胡杰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我道:“算你运气好,一会儿忙完了再收拾你。”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胡杰,也不知道是谁运气好,如果刚才的广播再晚一秒,我一定会让胡杰这个孙子什么叫做好好做人!

所有人都出去了,我犹豫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虽然我被熊姐包圆了,但是跟着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反正不用卖,我的心已经放宽很多了。

我跟着胡杰众人的脚步来到大厅,看到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女人站在那里,对着我们开始审视。

让我奇怪的是,就是女人的目光并不在所有人的脸上,而是我们腰上别的号码牌。

只见前台站在那个女人身边,对着女人道:“姐,我们所有的小伙子都在这儿了,你看看你想挑哪一个?”

“头牌是哪个?”

女人开门见山的这个前台问到,前台微微一笑指着胡杰说:“六号是我们这儿最好的,服务也特别好,保证让您满意。您看就选他怎么样?”

前台对着胡杰使了个眼色,胡杰十分绅士的笑着走上前去,那表情要多得有多得意,分明是小人得志的面孔。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好像这个女人本来就知道胡杰是头牌,因为从一开始,她在胡杰的身上停留时间最多。

女人,奇怪的举止让我心有疑虑但是也没多想,不过她接下来动作让我有些吃惊。

“这个女人忽然指着我问道,这个一号怎么样?”

前台看着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对着女人说道:“一号是已经被人包圆的,您选不了他,实在抱歉!”

前台显然知道我的事情,估计是没想到我也会过来吧。

女人一听眼睛却亮了,指着我道:“这个六号都不要了,我就要这个一号。”

前台和胡杰的脸色齐齐变了,胡杰阴沉的看着我!

胡杰觉得我抢了他的活,不过我却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总感觉这个女人不像是来点公关的,倒像是来找茬的。

“我不管,我就要他,你们看着办!”

女人有些撒泼的意思,这让我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

“姐,你看我们六号就挺好的,不如你就选六号吧,这一号是个新人,不懂规矩。伺候您也不舒服不是?”

前台努力的想要女人改变主意,但是女儿好像并不领情,冷冷的看着前台。

“你们这儿就是这么做生意的吗?客户的意见就是上帝,我就是上帝,你懂不懂?”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