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女生带振动器上学故事_男友谊为何啪啪时要我在

2019-09-03 12:59作者:admin

一声脆响,碎玻璃四溅,但那丑陋的毛毛虫还依然悠哉游哉的爬着。

“你这个死毛毛虫,竟然还不死。”

苏小彤怒吼了一声,顺手又抓起了一件东西,毫不犹豫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砸向了那只毛毛虫。

“啪!”

又是一声脆响,那只本来很快就要脱去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丽蝴蝶的可怜毛毛虫,与一只玻璃杯,一个暖水瓶一样粉身碎骨。

“哼哼,讨厌的毛毛虫,竟然挡本小姐的路。”苏小彤这时很牛X的甩了一下头,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一样,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

刘子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生也是太牛X了,对一只可怜的毛毛虫下这样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虫的两个杯子是他的,还是刚刚买的,这位女生给摔了之后,竟然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说,还对着刘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刘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样。

“喂喂!”刘子洋一下箭步冲了过去,拦住了苏小彤,不过当直面苏小彤,看到苏小彤的相貌之时,他不由眼睛一亮。

苏小彤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这个学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虽然不是特别的高挑,但是身材却是特别的匀称,圆圆的脸蛋上,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灵活,在长长的睫毛映衬之下,更显的即漂亮,又充满了灵气,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讨人喜欢,从长相上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一个美女。

不过此时苏小彤的眼睛里,却是带着不屑和煞气,冷冷的看着刘子洋,道:“干什么?”

“我……”刘子洋被苏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问我要干什么?”

苏小彤冷哼出声,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没事龌龊的就想偷看女生寝室,看到美女,就想过来搭讪,告诉你,本小姐没心情搭理你,赶紧该干吗干吗去。”不屑的连看也不看刘子洋一眼,手一摆,竟然就想从刘子洋身边走过去。

刘子洋差点一头栽倒,长这么大,他女同学也不少,可是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条的美女,这都什么人啊,把别人的两个杯子摔了,竟然连一声道歉也不说,还反过来对他一通数落,连忙又抢上一步拦住了苏小彤。

“你还想干什么?”苏小彤恶狠狠的看着刘子洋。

“你难道没感觉到你刚才砸虫子的时候摔了东西吗?”刘子洋比苏小彤高了多半个头,这时候居高临下,即是可气,又是好笑的瞪着苏小彤。

“关你什么事?”苏小彤没好气的回了刘子洋一句,但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后面那个毛毛虫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刘子洋空空的双手,“嘿嘿……这个……”苏小彤干笑了两声,脸色有些尴尬,正想道歉,但却是发现刘子洋的目光正贼兮兮的往她的衣领里面看,那点歉疚之意顿时化为乌有,眼睛一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道:“好看吗?”

“好看!”

“什么颜色的?”

“粉色的。”

苏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着脚喝道:“你这个臭无赖,在这里偷看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摔你两个杯子你还叽叽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样?”

刘子洋本来占理的,但是刚才无意中看到苏小彤领口里面的风光,顿时有些失神,这时却让苏小彤占了理,知道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过苏小彤这种机关枪一般的数落,还是让刘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还看?”苏小彤一掐腰,要杀人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刘子洋。

“本来想看的,不过充其量就是一个A,实在没兴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让刘子洋如此侮辱,苏小彤顿时瞪着眼睛吼了起来。

刘子洋更是一脸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还说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绵吧。”

“你还想摸?”苏小彤更气了,一挺胸脯,恶狠狠的喝道:“来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你不摸,你就是没卵子的娘们。”

平时苏小彤这样气势汹汹,男生肯定会被吓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刘子洋。

就当她往刘子洋的面前走了刚刚一步的时候,刘子洋这个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双罪恶的爪子,恶狠狠的,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苏小彤的两边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还不待苏小彤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间就已经是跑出了十多米远。

c18.jpg

“不用谢我,下次再想让人摸的时候,还可以找我啊,这次不收费,下次给你打八折。”扔下了一句能气死人的话,刘子洋就不见了踪影。

“啊!”

这一声惨叫声,是苏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来的,自己这里可还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现在竟然就让一个无耻的家伙给摸了,而且……苏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连吸了几口气,还抓的这么痛啊!

刘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寝室里,心里这叫一个得意,这叫一个爽,他本来不是一个很调皮的男生,但是刚才苏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或者说刘子洋本就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只不过让高中以前的压力把他的那种调皮完全压抑住了,这时候没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种调皮就再一次的体现了出来。

“反正是你让我摸的,又不怪我。”刘子洋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脸上满是荡漾的笑意,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样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还是胸部软啊。”刘子洋对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废话,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软,那就不是屁股了。

苏小彤这时刚刚走进寝室,就连打了几个喷嚏,同舍的室友李玲玲对着苏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这又是哪个帅哥在念叨你呢。”

苏小彤气呼呼的坐到了床铺上,抓起了自己的一个熊布绒娃娃,狠狠的打了几下,然后就扑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着床铺,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别让我再逮着你,要不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李玲玲还从来没有看到苏小彤这样,吓了一大跳,迅速的过来坐到了她的床边,拍着苏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这是怎么了,快跟我说说。”

“啊啊!”苏小彤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叫了两声,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有一个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张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会吧,你的胸我还没摸过呢,我真是亏大了,快点告诉我,是谁,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谁,所以才气的要发疯呢。”

李玲玲这时疑惑的看着苏小彤,道:“小彤,你这是遇到色狼了?”

“对,就是色狼,一个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袭了你的胸,然后就放过你了?”

“废话,在学校里面的小路上,他还敢把我怎么样?”

“在学校里,竟然是咱们学校里面的学生。”李玲玲这下子才真是极为惊讶,学校里面追求苏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说敢这么大胆直接袭胸的,那还真是没有,毕竟这样的事情要是让学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开除了,那与追求女生就是两码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李玲玲感觉这其中好像有些隐情,顿时追问了起来。

苏小彤与李玲玲是好友,几乎是无话不谈,这时也就把刚才与刘子洋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你这是什么表情?”说完了,苏小彤的心情略微好转一点,但一看自己的好友此时正胀红着脸,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顿时掐了李玲玲一把。

“哈……”李玲玲这一下子再也绷不住了,顿时大声笑了起来。

“你竟然还笑,你还是不是我朋友了?”苏小彤顿时吼了起来。

“不笑,不笑,噗哧……这次真的不笑了。”李玲玲强忍住笑,但脸上那笑意还是那么的明显,轻咳了两声,这才说道:“我说小彤啊,是你让人家摸的吗,人家摸了你,你还生什么气啊?”

苏小彤一下子急了,“什么我让他摸的,我是吓唬他,这个臭小子还真敢摸……而且他那是摸吗?简直就是掐啊,现在还疼呢。”

李玲玲这一次不是笑了,简直就是喷了,但是看着苏小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才强憋了回去,道:“确实确实,小彤的眯眯我还没摸呢,怎么能让那些臭男人摸,来来,让姐摸摸,然后把那个小了找出来,把他大卸八块。”

苏小彤拍开李玲玲的手,恨恨的说道:“不,我要把他卸成十六块,尤其是那双爪子,我要把他每一个手指都砍成八段,把他小JJ都砍成一百段。”

“噗……”

“别憋着了,再憋就出内伤了,笑吧笑吧……”苏彤不爽的看了一眼李玲玲。

然后李玲玲就趴在床上笑的打起滚来……

四点半钟,刘子洋到食堂里面吃了饭,办入学手续的时候,他就已经办了饭卡,这里又不用拿饭盒之类的东西,食堂里面都有不锈钢的餐盘,除非你要回自己的寝室去吃,那就得自备饭盒了。

看过好多网络小说的刘子洋,也希望在食堂里面遇到点什么事情,不过因为现在离开学还有几天,到校的学生不是很多,来食堂里面吃饭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不要说看到什么美女,就算是女生也没有看到一个。

不过不得不说一下,庆阳大学里面的伙食还算不错的,虽然说做的算不上好吃,但好在品种丰富,想吃什么,一般都会有,另外二楼三楼还有小炒,在那里还可以要啤酒,就跟饭店也没有什么区别。

也不怪刘子洋遇不到什么人,就算有早回来的学生,兜里面的钱都比较宽松,再加上一个假期没见面,早就呼月唤友的要么去外面吃,要么就到二三楼去吃,所以一楼就没有什么人了。

感觉有些无趣的吃完了饭,刘子洋则是在学校里面转了起来。

转了一会,刘子洋不由惊叹于这个大学之大,他已经走了半个来小时,似乎也没有转完学校里面的百分之十,似乎要把整学校都走遍,没有一天的时间都下不来。

走着走着,刘子洋感觉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则是没有一个人了,而他则是来到了学校的一片荷花池边。

池子并不是很大,长宽都是二十米的样子,池子里被荷花的叶子铺满,一朵朵洁白硕大的荷花遍布池塘,漂亮的蜻蜓和蝴蝶在池塘上不停的飞来飞去。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刘子洋突然想起了这两句诗,这诗很小的时候就会背,但是今天直到真正的看到这样的场景,他才体会到诗里面的意境,荷花,蜻蜓,确实是美妙的景色。

在池塘边寻了一块石头,刘子洋坐下,闻着荷花香,陶醉的都有些睡意了。

“轰隆”一声,把享受中的刘子洋惊醒过来,抬头看了一天空,竟然是满天乌云,似乎就要下雨了。

刘子洋连忙站了起来,他虽然会阵法,可是避水阵还没有学会,一样会被浇个落汤鸡,而看这架式,这雨马上就会来,所以他需要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四下一看,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楼,颇为破旧,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连忙跑了过去,不过小楼房门紧锁,他根本就进不去,好在还有屋檐,倒也可以避雨。

刚刚站好,豆大的雨点就已经铺天盖地的洒下,天地之间顿时就成了一片雨幕,期间还伴着隆隆的雷声,真是好大的一场雨。

刘子洋暗自庆幸,如果自己动作慢一点,他就要被浇了,不过好像有些人就不像他这么幸运了,一个人抱着脑袋正飞快的向他这边奔来,而看那身形,竟然还是一个女生。

那女生冲于冲到了小楼之前,就像撕开雨幕一般,出现在了刘子洋的面前。

放下了手臂,抹了一下脸上的水,刘子洋和那女生都看清了对方,然后顿时都瞪大了眼睛,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时,会在这个地方见到对方。

刘子洋先是惊讶,然后就笑了,道:“真巧啊,又遇到你了。”

“我真倒霉。”女生很郁闷的嘀咕了一句,扭头往旁边挪了挪,正是刘玉婷那个美女。

单独与刘子洋在这样的地方,刘玉婷心里有些打鼓,很想冒雨离开,可是外面一道道闪电划过,还有那震耳欲聋的雷声,还是让她没有勇气离开这里。

“哼,只要他敢乱来,我就跑,我就不信他还敢追我。”刘玉婷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两人谁也不说话,显得特别的安静,只有外面的雨声和隆隆的雷声。

在刘玉婷进来的时候,刘子洋并没有仔细的看她,这时无聊就看了一眼刘玉婷,但这一眼看下去,顿时就移不开目光了。

刘玉婷身上已经不是上午那一套紧身的上衣和牛仔裤了,而是一条浅绿色的长裙,长裙是纱料的,这时被雨水淋湿,就已经贴在了刘玉婷的身上,把刘玉婷那玲珑的曲线都显了出来。

这还不算,纱料湿透之后就几乎是半透明的了,刘玉婷的后背若隐若现,都能看到她那粉色的胸罩带子,腰部以下虽然湿的不甚厉害,看不出里面的颜色,但是却也能够看到大致的轮廓。

一个女人在什么时候最有诱惑力,不是脱光的时候,而是这种半遮半掩,让你能看到一点,又看不全,这样能够引起你足够的想象,这样才是最有诱惑力的,刘玉婷显然不知不觉的就处于这种最有诱惑力的时候。

刘子洋这样一个小处男,遇到如此的诱惑力,又哪里能够克制住自己不去看,能够控制住在这里不去动刘玉婷就已经非常的不错了。

刘玉婷虽然没有回头,但却已经感觉到了刘子洋在盯着她,腾的一下子转过头来,在看到刘子洋那种异样的目光,顿时心里一紧,但还是恶狠狠的说道:“你看什么看。”她学会简单的心里学,知道这时候如果表现出害怕,表现出懦弱,只会更加刺激对方,让对方做出事情来。

刘子洋呼吸本已经很是急促了,眼睛也是带着一丝血丝,但这时却是硬生生的转过头去,道:“看看你又不会掉下一块肉,有什么了不起的。”

“哼!”刘玉婷看到刘子洋转过头去,心里稍安,接着对刘子洋施压,道:“告诉你,这是学校,如果你再敢对我乱来,我大喊一声,你就一定会被开除的。”

“不要以为你长的漂亮一点,身材好一点,就以为所有的男人都会为你疯狂,告诉你,我刘子洋还没有那么下贱。”

“那最好了,希望你说到做到。”

刘子洋哼了一声,停顿了一下,道:“你现在还是考虑一下,雨停了之后怎么回去吧。”

“用不着你管,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那随便你,如果你愿意玩裸奔,那也跟我一毛钱没关系。”

“你才裸奔!啊……”刘玉婷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根本就挡不住春光,尤其是胸前,胸罩都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了。

“你……你……不许回头看。”刘玉婷紧紧的抱着胸,身体往后缩着,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

刘子洋嘿嘿一笑,道:“我该看的都看到了,再看不看也无所谓了,我只不过好心的提醒你一句。”

“无耻,流氓。”刘玉婷恨的牙痒痒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走又走不得,呆又呆不得,简直就是进退两难,最主要的竟然还与一个龌龊男站在一起,这世界上还有比现在更悲催的事情吗。

“我现在才发觉胸大无脑这句话说的太有道理了,也知道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笨,绝对不是无稽之谈了。”

听到刘子洋骂她,刘玉婷顿时气的冲到了刘子洋的面前,大声喝了起来:“你说谁胸大无脑,你说谁笨?”

刘子洋看了刘玉婷一眼,不屑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要不是胸大无脑,你要不是笨,你会这样跑到我面前来挺着胸脯吗?你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让我侵犯你吗?难不成你想让我侵犯你?”

刘玉婷吓的连忙退了两步,顿时掉到了雨幕里,浇的她马上又冲进屋檐下,刚刚有的那么一点暖意,这时候又被雨水浇的干干净净,抱着胸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最好别动我,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

“如果我要动你,还用跟你说这些废话吗,我早就对你动手动脚了,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你不是胸大无脑是什么?不要你为你漂亮,别人都为你而活,少说点那种威胁的话,我这个人就不怕别人吓我,如果你好好求求我,我还能帮帮你,现在吗……哼!”

刘玉婷她一向是天之骄女,从来都是别人宠着她,让着她,像刘子洋这样不把她当回事,还敢骂她的,绝对是第一个,气的她嘴唇哆嗦,真是恨不得咬上刘子洋两口,但是刘子洋这些话却是说的她哑口无言,她一直把刘子洋当成了龌龊男来看,所以刘子洋无论做什么,她都会那么想,但事实上,刘子洋除了在火车上摸了她屁股一下,其余的时候还都是帮她的,好像刘子洋说的可能是真的,那时候确实是一个误会,刘子洋根本就不是一个龌龊男。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