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评 > 正文

总裁一晚上没出来|真人性做爰

2019-08-13 13:00作者:admin

林清雅款款来到了前台。

“此次设计大赛,第一分公司林清雅林总组织有方,效果显著,经过集团高层研究决定,林总提升为集团副总,同时,公司决定,这次第一分公司设计的方案,在第一分公司生产,集团的资源,也将向第一分公司倾斜。”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下面一片哗然。

“这个设计这么出彩,如果这个方案推出市场,一定能够大卖,第一分公司,一定赚的盆平钵满。”

“是啊,第一分公司以后将是集团的重点扶持对象,林总崛起,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谁让人家有一名卓越的设计师呢!”

……

听着下面的议论,林清雅的脸上的笑意,掩饰不住的流露出来。

一个职场白领,最期待的就是能够被重视,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今天,自己终于都得到了。

“林总,接下来要再接再厉,勇创辉煌啊!”肖锦成率先站起来,向林清雅祝贺。

“谢谢肖董,我一定不负重托。”

“林总,你们分公司,接下来会成为集团最大利润增长点,希望你能够不负众望。”谢光天也微笑着表示祝贺。

可是林清雅却分明看到,他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谢谢谢总,我会努力的。”

“让我们向林总表示祝贺。”

“哗……”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林清雅微笑着执意,当她的目光看向彭程的时候,彭程分明感受到了她目光中的柔和。

彭程的心,剧烈跳动了一下,一种幸福感,在他心里悄然蔓延。

彭程心里舒服,有人心里却是十分不爽,非常的不爽。

王大强。

他看着站在前台,风光无限的林清雅,心里却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的发堵。

在林清雅站在前台的那一刻,他想要逼迫林清雅顺从自己的计划,已经宣告彻底破产。

一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彭程这个杂碎,王大强忍不住怒火中烧,他心里暗道,“彭程,你给我等着。”

林清雅回到了彭程身边,看着彭程微微笑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呢!”

看到林清雅笑得美艳不可方物的样子,彭程的眼睛有些发直,她,第一次对自己露出了这种迷人的笑容。

那笑容,如此温暖,让彭程觉得自己就像是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彭程的心,竟然融化了。

“哼。”看到彭程那个样子,林清雅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

彭程这才回过神来,他笑了笑,把那张二百万的银行卡,递向了林清雅。

“什么意思?”林清雅瞪着彭程。

“呵呵,我不是欠你二百万吗,我现在还给你。”彭程一脸微笑。

林清雅看着彭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低低的问了一句,“你把钱给我,是想结束我们的关系了吗?”

“哪里啊,你是我老婆,我有钱了,当然得交给老婆保管嘛。”彭程很自然的说了一句。

“哼,登徒子。”林清雅白了彭程一眼,转身不再看他。

以前她经常有这种想法,想着和彭程结束这种尴尬的关系,可是现在听到彭程不是想离开自己,她竟然悄悄松了口气。

这一次,彭程帮了自己很大的忙,要不是他,自己根本没机会脱颖而出,他用行动,展示了他的实力,在王大强欺负自己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替自己解围,让自己免受那个混蛋欺负,这个人,能够给自己很大的帮助呢!

他看向彭程的眼神里面,分明多了一些什么。

那种东西,竟然像是,安全感。

颁奖大会结束,彭程和柳清雅刚要离开,董秘找到了彭程,“彭程,肖董找你。”

彭程告辞了林清雅,来到了肖锦成的办公室。

“肖董,你好。”彭程一脸恭敬。

“哈哈,彭程,和我还客气什么,过来坐。”肖锦成拍了拍旁边的沙发。

彭程坐到了肖锦成身边,“肖董,你的气色好多了。”

“是啊,我现在觉得心脏好多了,以前那种涨闷感,已经彻底消失,这一次可真得应该好好谢谢你了哈。”肖锦成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向彭程,“彭程,这五百万,算是我对你的一点谢意。”

彭程一听,赶紧摆手,“肖董,我给你治病,只是尽一个医者的职责,我不是为钱来的。”

彭程是穷,但是在他心里,还真的没有那么在意钱,那二百万奖金,他可以坦然接受,那是他劳动所得,但是肖锦成这钱,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收的。

听了彭程的话,肖锦成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看着彭程,眼神里满是赞许,“很好,不据功,不贪财,彭程,你的格局很大啊!”

肖锦成说完,把银行卡收起来,拍了拍彭程的肩膀,一脸微笑,“彭程,今天我让你来,第一是表达谢意,第二,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肖董,你说,我尽力而为。”彭程道。

“好,我一个老朋友,一直瘫痪在床,遍寻名医,都没有结果,我想请你帮我老朋友诊断一下,不知可否?”肖锦成开门见山。

“肖董,我去看看吧。”肖锦成有长者之风,他的请求,彭程不忍拒绝。

肖锦成也不矫情,微笑着站起来,和彭程一起出了公司,驱车离开。

二十分钟后,

卧龙别墅区。

A栋。

“老朋友,我把神医给你带来了。”肖锦成看着病床上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着彭程,眼神里满是希翼,“小友,麻烦你了,如果能够让我康复,我定重谢。”

男人话音刚落,旁边一个年轻人看了彭程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他看着中年男人,“爸,那些名医都没有办法,这个人这么年轻,他怎么可能治好你的病。”

旁边一个秃顶男人也一脸鄙夷的说道,“不要以为自己懂一点歧黄之术,就觉得什么病都能够医治,你还差的远呢!”

彭程却理都没理秃顶男,一直盯着床上的中年男人,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年轻人,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话,趁早离开,这种病,不是你能够治疗的。”秃顶男在旁边,接着冷嘲热讽。

“彭程,有把握吗?要是不行的话,你也不要勉强。”听到那个秃顶男人的话,肖锦成十分不悦,彭程是他带来的,打彭程的脸,就是打自己的脸。

他甚至都想着不让彭程冒这个险了。

彭程看着肖锦成,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看着秃顶男,“请问,你是哪位?”

“黄博士是京都最著名的专家。”年轻人介绍了一句。

秃顶男微微仰着头,一脸自豪。

彭程微微一笑,“敢问黄博士,你接下来的医治方案是什么,能不能让我也学习一下。”

“好,我也就让你长长见识,裴董的身体,没有任何器质性病变,他瘫痪的原因,与一种非常罕见的肌肉僵持症相似度非常高,我正在寻求药物,到时候裴董一定药到病除。”黄博士仰着头,高傲的说道。

彭程点了点头,“黄博士,病人的症状,的确和肌肉僵持症非常类似,但是,他却不是肌肉僵持症。”

“放肆,我的结论,你一个黄口小儿有何资格质疑。”秃顶男的脸色骤然阴沉。

彭程微微一笑,“黄博士稍安勿躁,你听我分析之后再做定论。”

彭程说完,转过身看着病床上的男人,“叔叔,你刚开始,是不是觉得心脏难受,稍微一运动,就觉得呼吸急促,浑身无力?”

“是啊,刚开始,就是心脏出了毛病,导致我根本不敢运动。”中年男人无力的说道。

彭程点了点头,“正是由于心脏的问题,让你无力运动,一直卧床,可是你躺的时间长了,四肢肌肉就会萎缩,到了最后,就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一派胡言,裴董的心脏,根本就没有问题。”彭程话音刚落,秃顶男毫不客气的怼了一句。

“我是不是一派胡言,等我给叔叔治疗过后,你就会知道。”彭程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套银针。

“住手,你胡乱医治,加重我爸的病情怎么办?”年轻人断然拒绝。

旁边的肖锦成眉头也皱了起来。要不是病床上的人,是他的好友,他真想拉起彭程就走。

彭程,不是来受辱的。

肖锦成刚要开口,病床上的男人不悦的开了口,“裴浩,不得无礼。”

“不是,爸,我怕他对你的身体造成更严重的伤害。”裴浩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已经这样了,再严重又能怎样,小友既然敢出手,说明他有能力,我相信他。”中年男人说完,看着彭程,微笑着说道,“小友,你放心出手,什么后果,都不用你承担。”

彭程看着中年男人,有些感动,“叔叔,谢谢你的信任,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彭程说完,把中年男人翻了个身,把银针刺入他的至阳穴,鸠尾穴。

内力顺着银针输了进去。

刺激这两个穴位,可以让心脏功能得到恢复,但是彭程这一次扎针,只是掩饰。

刚才他已经看出来了,在男人的心脏位置,有一团黑气,正包裹着他的心脏,正是那团黑气,让男人的心脏受到了挤压,无法发挥正常功能。

所以,那团黑气,才是罪魁祸首。

可是这种事情说出来,太过惊世骇俗,所以他只能用针灸掩饰。

他的真气透进男人心脏,毫不客气的吞噬着那团黑气。

黑气感受到危险,左冲右突,却抵不过彭程真气的吞噬,时间不大,黑气已经被彭程吞噬干净。

吞噬了那团黑气,彭程感受到自己的真气,充沛了许多。

他用自己的真气,温阳男人的心脉,最后又给男人四肢进行按摩,用真气疏通那已经有些阻塞的经脉。

当彭程忙完之后,一下子跌坐在了床边。

1-1Q2251U542210.jpg

这时候,旁边的秃顶男一脸鄙夷的说道,“故弄玄虚,你以为针灸和按摩,就可以让裴董康复,你做梦。”

彭程没有理会秃顶男,他喘息了一阵,看着中年男人,“叔叔,你试着坐起来。”

“我能坐起来吗?”中年男人一脸疑惑。

“能,我扶你起来。”彭程说完,伸手扶住了男人的胳膊。

“你做什么,我爸躺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坐起来,你快点放手……”裴浩在旁边喊了一句,刚准备过来阻止彭程,可是下一刻,他却呆住了。

他分明看到,中年男人被彭程扶着,竟然真的坐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

正在裴浩目瞪口呆的时候,彭程微笑着问了一句,“叔叔,你感觉心还慌吗?”

中年男人感觉了一下,一脸惊喜的喊道,“我的心,一点都不慌了。”

“你试着下来走几步。”彭程笑着补充了一句。

“我,还能走?”

“试试,你就知道了,来,叔叔,我扶你。”彭程说着,把男人的双腿从床上扶下来。

裴浩反应过来,他赶紧过来,扶住了中年男人。

在彭程和裴浩的搀扶下,中年男人真的朝前走了几步。

“我真的能走了,真的能走了啊!”中年男人激动地喊着,他的眼睛,也变得潮湿起来。

躺在床上一年,他几乎生不如死,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站起来。

“好了,叔叔,你的肌肉萎缩的很厉害,今天就这样吧,以后只要多加按摩和锻炼,我保证你会恢复如初。”彭程自信的说道。

“好,好,小友,谢谢你了。”中年男人激动地喊着,然后转过身,看着肖锦成,“肖兄,也谢谢你了啊!”

肖锦成哈哈大笑,“我们还用客气嘛。”

中年男人坐到了床上,看着秃顶男,礼貌的说道,“谢谢黄博士这一段时间的医治,我准备给你五十万作为酬谢。”

“哦,不用了,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秃顶男面红耳赤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他哪里还有脸去接受那些钱。

秃顶男离开,中年男人看着彭程,激动地喊道,“小友,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他转过头,看着裴浩,“裴浩,去把我们许诺的酬金拿来。”

裴浩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时间不大,拿着一个黑卡走了进来,恭敬地递给了彭程,那脸上的不屑,早就消失不见。

“彭程是吧,这是我爸许诺的诊金一千万,请你收好。”

彭程赶紧摆手,“治病救人,是我履行一个医者的本分,这钱,我不能要。”

“不是,我爸早就说过,谁治好了他的病,他就奉上千万诊金,这是你应得的酬谢啊!”裴浩真诚的说道。

“是啊,你就收下吧。”中年男人恳切的说了一句。

但是彭程坚辞不受。

中年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彭程是吧,我记住你这份恩情了,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他转过头看着裴浩,“裴浩,我和你肖伯父有些话要说,你替我去招待一下彭程,一定要让彭程好好开心一下啊!”

裴浩答应一声,揽住了彭程的肩膀,笑着说道,“彭程,走吧,我们好好喝一顿。”

彭程答应了一声,和中年男人还有肖锦成告辞,和裴浩离开了小区,上了一辆凯迪拉克,驱车朝着希尔顿酒店驶去。

“裴浩,你家好有钱啊,这一出手就是千万诊金。”彭程坐在副驾驶座上,看了裴浩一眼,随意问了一句。

“我爸是飞龙建筑的董事长,你说我家有钱没?对了,你来给我爸治病之前,不知道我家的情况?”裴浩看着彭程,一脸诧异。

“我给你爸治病,知道你家境干什么?”彭程更是一脸懵逼。

“不是,以前有不少医生过来,给我爸治疗,那些人都是冲我爸的身份,更是贪图这千万诊金……”话没说完,裴浩摇头苦笑起来,“你千万诊你一分不要,还会在乎我的家境?医术高超,还不贪财,人品好,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彭程笑着点头。多个朋友多条路的道理,他懂。

十几分钟后,

希尔顿酒店,

两人来到了裴浩定好的包间里面。

彭程以前根本没有来过这里,那些十分精致菜品,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裴浩打开了一瓶XO,给彭程满上,“兄弟,今天一定不醉不休。”

彭程端起酒杯和裴浩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两人边喝边聊,越谈越投机,一直到太阳偏西,这才醉醺醺的从酒店出来。

“兄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绝对好玩。”裴浩醉醺醺的说着,搂着彭程,上了一辆计程车,“星辉会所。”

星辉会所?这个地方,彭程听说过,这是一个消金窟,也是男人销魂的地方。

“不是,兄弟,我们还是别去了吧。”那种地方,彭程本能的抵触。

“兄弟,今天听我的,你就别管了。”

彭程无奈的摇了摇头。

车子很快到了星辉会所,裴浩扶着彭程,来到了会所里面,一股醉人的香风扑面而来。

闻着那股味道,一股燥热,迅速在彭程身上蔓延。

这时候,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姐,赶紧迎了上来。

女人穿着旗袍,开叉很高,里面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眼晕。

“裴哥,欢迎光临。”两个人燕语莺声的和裴浩打招呼。

看得出来,裴浩是这里的常客。

“这,这是彭哥,快点扶彭哥上楼。”裴浩吐着酒气。

一个女人赶紧过来,伸手搂住了彭程的胳膊,那胸前的丰满,毫不客气的挤压在彭程的胳膊上,“彭哥好。”

彭程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他赶紧抽出了胳膊,看着裴浩,慌乱的说道,“那个,裴浩,我家里有事,先走了。”

“不行,今天不许走。”裴浩伸手拉住了彭程,那个女的也过来搂住了彭程,把喝的身体踉跄的彭程,朝楼上推去。

彭程被两个人绑架着,来到了一间客房。

“去叫碧云来,照顾彭哥。”裴浩吐着酒气,从皮包里掏出一沓钱,塞进了女人的衣服里面。

女人咯咯一笑,转身离开,时间不大,一个女人来到了房间。

那女人,让彭程也有种惊艳的感觉。

女人很美,虽然比不上林清雅的清纯,但是却有一种让男人疯狂的味道。

女人穿着一条紫色裙子,衣着也不暴露,但是一种媚意,却不由自主流露出来。

一股让人嗅之蚀骨的暗香,在彭程周围浮动,那股味道,让人身体油然升起一股燥热。

“碧云,今天好好陪陪彭哥,要是他满意了,我重重有赏。”裴浩哈哈笑着,掏出一沓钱,拍在桌子上,然后朝彭程使了个眼色,这才转身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了碧云和彭程。

碧云羞涩的看了彭程一眼,直接把手伸到了后面,拉开了裙子拉链,很自然的把裙子褪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玲珑娇躯,彭程身体一阵燥热。

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他看着碧云,慌乱的说道,“你,你别这样。”

碧云羞涩的一笑,直接来到了彭程面前,伸手搂住了彭程,“哥,男人到这里,不就是想要放松吗,你放心,我会伺候好你的。”

碧云说着,一只葱葱玉手,顺着彭程的身体,朝下面滑去。

“不行。”在最后关头,彭程还是把持住了自己,他猛地推开了碧云,转身就走。

碧云愣在了那里,她看着彭程的背影,不甘的说道,“你,对我不满意吗?”

“不是,你很好,但是我做不到那样,你放心,我会告诉裴浩,我很满意,你的钱,一分不会少你的。”

彭程说完,踉踉跄跄的出了房间,然后出了会所。

被外边冷风一吹,彭程清醒了一些。

他拦了一辆出租,朝林清雅家里赶去。

彭程回到了家里,岳母郑兰在厨房里喊了一句,“你给我过来。”

郑兰对这个上门女婿,从来就看不起,也没上门好语气。

“妈。”彭程无奈的来到了厨房。

郑兰从高压锅里盛了一碗汤,递给了彭程,“喝了。”

“这是什么汤?”彭程一脸疑惑。

“甲鱼汤,你快点喝了,不是我说你,和清雅都结婚一年了,清雅肚子还没有动静,你不知道我和你爸很想抱孙子吗?”

郑兰瞪着彭程,一脸不悦,虽然她不喜欢彭程,但现在也只能接受彭程是其女婿的事实了。

彭程暗自苦笑,我就是把天下老鳖都吃完了,也没有用,关键是林清雅根本就不让自己碰她。

“妈,我没事的。”彭程辩解了一句。

郑兰眼睛一瞪,“少来,快点把汤喝了。”

彭程无奈,只好接过了甲鱼汤,喝了下去。

“走,我和你一块上去。”郑兰拉着彭程,直接来到了二楼,然后推开了林清雅的房间。

林清雅靠在床头上,正拿着一个镜框,在呆呆发愣,看到两人进来,她赶紧把镜框塞到了枕头下面,坐起来看着郑兰,一脸疑惑,“妈,你这是干什么?”

郑兰看着林清雅,毫不客气的说道,“清雅,我知道你对彭程有看法,实际上,我也看不上这小子,但是你们已经结婚了,就给我收心好好过日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晚上分居的事情,我告诉你,今晚上彭程就住这个房间,我和你爸,都急着抱孙子呢!这女婿是个窝囊废,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孙子身上了。”

郑兰说完,把彭程推了进去,转身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林清雅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目瞪口呆。

彭程也觉得有些尴尬,他赶紧转身去开门,可是门,却被郑兰给反锁了起来。

彭程转过身,看着林清雅,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说道,“门锁上了。”

林清雅看着彭程,目光冰冷,“你少来,我妈一个女人,能够把你推进来?还不是你自己想进来。”

彭程本来喝多了酒,听了林清雅的话,心里一阵不爽,他来到了林清雅的床前,盯着林清雅,一脸戏谑,“老婆,别说我没有那样想,就算是我想了又怎么样?别忘了,我是你老公。”

“彭程,喝了点酒就想发酒疯?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碰我,明天我就去和你离婚,同时,你赔偿我违约金二百万。”林清雅愤怒的吼道。

彭程一笑,“老婆,你好像忘记了,我今天上午,已经把二百万还给你了。”

林清雅一下子愣住了,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

彭程看着林清雅,“老婆,你当时借给我钱,的确救了我的急,所以,我并没有想着违约,我再重申一遍,今天我进来,的确是你妈把我拉进来的。”

“你给我出去。”林清雅声音愈加冰冷。

“那个,清雅啊,你要是不听话,把我气着了,你可别后悔,你也知道我心脏不好。”门外边传来郑兰意味深长的话语。

林清雅目瞪口呆,哦,这还在外边监视上了。

林清雅想了想老妈的身体,无力的妥协了,她狠狠瞪了彭程一眼,压低声音,“为了不让我妈伤心,今晚上,你可躺在这里,但是你不许碰我。”

彭程微微一笑,直接躺到了林清雅的床上。

林清雅刚开始还戒备着,可是到了半夜,她实在是困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凌晨两点钟,彭程口渴的不行,他坐了起来,却看到旁边躺着的林清雅。

林清雅穿着一件睡衣,根本遮不

住她的丰满,那一双雪白的玉腿,也暴露在了外边。

看着她那绝色俏脸,闻着她身体散发出的幽香,彭程身体里那甲鱼汤的效果,一下子被勾了起来。

酒精上头的彭程,不由自主的朝林清雅靠了过去。

当彭程的手碰到林清雅那精致的锁骨时,熟睡的林清雅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她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推开彭程,猛然转过头,盯着彭程,目光如刀,“彭程,你碰我试试。”

在酒精的作用下,彭程火气上撞,“林清雅,你是我老婆,我有资格行使自己的权利。”

彭程说完,伸手去扯林清雅的睡衣,看着睡衣下面那大片白皙,彭程的眼睛都红了,他的喘息也变得粗重起来。

看着疯了一样的彭程,林清雅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她停止了挣扎,慢慢闭上了眼睛。

自己和他结婚已经一年多了,却从来没有和他这样过,自己亏欠了他呀!

可是自己今天真的要被他毁了清白吗?想到这里林清雅的心里刀扎一般的难受,她的眼圈一红,大颗的泪水顺着俏脸扑簌簌滑落下来。

正准备接着下一步动作的彭程,看到林清雅那梨花带雨的样子,他的酒劲一下子醒了大半。

他赶紧松开了林清雅,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住了,我酒喝多了。”

彭程说完,赶紧下了床,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我不会违背你的意愿,对你强行做什么的,你放心的睡吧。”彭程说完,躺到了沙发上。

林清雅伸手拉过被子,遮住了玲珑娇躯,她看着彭程,眼睛亮了一下。

这个人虽然没有本事,但是人品还不错。可是她突然想起这几天在彭程身上发生的事情,林清雅的眼里又充满了疑惑。

他还是那个无能的彭程吗?

第二天早上,彭程和林清雅来到了客厅,郑兰已经准备好丰盛的早餐,岳母这般主动给彭程准备早餐,还真是罕见,因为郑兰觉得彭程压根配不上女儿林清雅。

“咳咳……”彭程剧烈咳嗽起来。

林清雅俏脸微微一红,转身就走,“公司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先走了。”

“不是,妈已经做好饭了,吃完再走吧。”彭程在后面喊了一句。

“你自己在家好好吃吧。”林清雅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彭程无奈的看了看那丰盛的早餐,摇了摇头,跟着林清雅离开了房间。

“老伴,这怎么看这两个人好像有点不对付呀!昨晚上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岳父林志雄看着郑兰问了疑惑的问了一句。

“肯定在一起了,我是在外边听着他们睡下我才离开的。”郑兰信誓旦旦的说道。

……

彭程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谈话,他已经载着林清雅,驱车朝公司赶去。

回到了公司,林清雅直接召开了中高层会议,宣布了开除刘世民,以及对彭程的任免决定,同时告诉彭程,他可以提一名副主任,协助自己工作。

办公室一众人员目瞪口呆。

以前他们没少给彭程穿小鞋,现在彭程却成了他们的直接领导,这以后还不把他们收拾死。

特别是林娟,以前没少和刘世民一起,恶心彭程,所以彭程一上位,她心里没底了,再加上副主任职位的诱惑,她眼珠一转,跟着彭程,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顺手关上了房门。

“彭主任,以前我有些做的不对,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林娟来到了彭程身边,双手扶住了彭程的肩膀,胸前那对饱满直朝彭程的身上蹭。

>>>><<<<


来源: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